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老王记

时间: 2019-08-14 | 作者:8兴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14次

  老王,14岁下学,在县城的一家大酒店后厨做了几年学徒,后只身一人到杭州学艺,七年后再回到县城。他的青春我没有参与过,连履历也是道听途说。从认识他起,大家便都叫他老王, 擅长喝酒,白的大口干,啤的随便灌。初见第一次见到老王是在朋友儿子的周岁宴上。不知道这个新爹是怎么想的,聚会的地点放在KTV,桌上都是烟,地上全是酒,简单粗暴,孩子不哭不闹也不露怯,完美继承了他老爹酒场上的风采。包间里除了老王我都认识,所以不自觉的对这位身穿黑皮衣,脑后扎小辫的小伙子多看了几眼。五官端正,脖子上挂着一根铁螺丝样式的吊坠,大概是十年前县城里比较流行的样式。嘴角上扬,左边有酒窝,浓眉大眼,只是稍稍一眯,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聚会开始不久,确切的说是一圈游戏刚刚结束,老王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好像是我一不留神,他就做到了的简单事情。只见他抄起330毫升的酒瓶子挨个儿来,一口气一瓶,气氛立马被暖的热闹起来。我不是个喝酒的行家,几瓶下肚就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醒来时,老王手拿话筒站在屏幕前,摇摇晃晃的很投入。他唱了一首粤语歌。如果用两个字来评价的话,我只能说深情。是撕心裂肺的那种,像是刚刚失恋,只要音乐响起,内心便掀起波澜。初见老王,夜场小王子是我能想到最贴合他气质的评价了。牛刀小试也是认识老王前后的时间,几个发小拉我开了一家小饭店。我入的干股,平时几乎不参与。知道的是起先说炒鹅,后来又改了鱼火锅。直到店面盘下来我去看的时候才知道,老王是他们请来的大厨。当下心想,找这么一个夜场小王子过来做大厨能行吗?试营业的当天,他们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前来店里品尝味道,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老王操刀。走进后厨,各种物件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蒸箱烤箱冒着热气,老王戴着一顶长长的纸帽子,压住小辫儿倒也颇有几分端庄大厨的姿态。当时他后背朝门,比成人一抱还要大几圈的炒锅被他单手颠了起来,曲腿,加料,控火,翻炒,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跟酒场上的小王子气质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大一会,只见他右手拿铁勺拖着锅底,左手忽使巧劲,提锅,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转身,手腕一斜,整锅汤汁一滴不漏的全进了案子上准备好的火锅里,作罢抬头响亮的号了一嗓子,“八号,走!"目送服务生把火锅端走后,他冲我一笑,说了句:“齐活!”然后一屁股坐在一罐黄豆酱的盖子上,笑呵呵的。着实让我对他的最初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尝尝味道。出了后厨,我直接来到发小的桌前,从他手中接过筷子,夹起一大块放入口中。他们几个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略带期待的眼神盯着我咀嚼的样子。“简直了!“即便对老王的最初印象有了改观,我还是很难相信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大厨能做出这么好的味道,并且从他脸上我没有看出丝毫千锤百炼的痕迹,也许藏在手上,或者心里,我们还没来得及察觉。管他呢,瞬间我觉得这番稀里糊涂的投资,开始值了。他们建议完事了让老王出来一起喝两杯,加深一下彼此的感情,谁都感觉的到,大伙开始对这个新来的帅大厨有兴趣了。九点半打烊后,老王出来了。脱下帽子的他立马恢复了初次见面时痞气的形象。他好像不知道怯场是什么,端起一杯白酒顺脖儿就咽了,咋咋嘴,一副享受的样子,好像这才是他的职业。老王的漂亮媳妇农历的十一月十四。这天下着大雪。我在后厨看老王做完最后一条鱼,准备中午休息。自从第一次见到老王操刀之后,只要有空我就会来后厨欣赏一会。时间久了发现他不但技术娴熟,管理也是一把好手。后厨的洗碗工,杀鱼工,服务员都很尊敬他,俨然一副训练有素的主厨模样。而且不管晚上喝酒到几点,第二天他总能第一个到店,做完员工餐等着大家。有那么几次,我也参与了喝酒,亲眼目睹了喝的醉醺醺,躺在床上呼噜噜的老王。第二天闹钟一响,一跃而起,丝毫不拖泥带水。真在被窝好一番冲他竖大拇指。这天倒不是我主动来的,是应了老王的邀请,说他女朋友生日,让我当作壮丁,一起抗些礼物给他女朋友。看完了老王准备的礼物,我真是让自己的期待大跌眼镜,并且深深的羡慕上了自己的女朋友,有这么一个风花雪月般的男朋友。他的礼物是一堆外卖。有各式各样的水果,一样两个。一束鲜花,最扯的是,还有一份炒刀削面。他从后厨出来,工作服也没换,直接在外面披上一个长款的运动版大衣,就准备出发了。心想这应该是多年的老夫老妻,不然生日约会铁定是要收拾一番的。他的女朋友开了一个小小的服装店,周围没有任何一家卖衣服的,很好找。门口立着一个黑色的方块音响,放着粤语歌,这倒真像是两口子办得事儿,都对粤语歌情有独钟。没等我们推开门,一女生就冲出来了,脚下一滑,直接扑在了老王怀里。趁他俩亲热,我抱着礼物偷瞄了两眼,真是个美人胚子。而且明显是清晨起来就在盼望着中午的到来,精心打扮过,淡淡的妆容,大波浪卷披肩的头发还没有干透。上身一件小款的黑色羽绒服,蕾丝内搭一直延伸到大腿处,还有一根儿好多女生冬天会当作裤子来穿的箍着腿的那种紧身裤,个子高,身材也好,眼睛还大。老王可真好福气,讨到这么一个粘人又美丽的小妖精,可不得天天美的喝酒庆祝嘛。把我们让到屋里后,他们两个一直你侬我侬的在聊天。按老王这个年纪来说,找女朋友应该跟他差不多大才对。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女朋友有一种不符合她年龄的幼稚感。其中一句发嗲的话到现在我还记得。她说:“你记我生日是应该的,我为什么要记你的生日呢?”语气真像个孩子。我不禁捂着嘴偷笑,原来成熟如斯的老王喜好这一口儿呀。老王把炒刀削面铺在一个小盆子里,拿筷子一根一根儿的把豆芽都挑了出来,跟喝啤酒的牛饮似的,直接倒进嘴里,嘎吱嘎吱的嚼。显然姑娘被老王给宠的没边儿。要我我也宠,人漂亮,又温柔,年纪轻轻就开店做生意,如此贤内助,着实打着灯笼难找。不大一会儿,一位中年阿姨提着一个插满蜡烛的蛋糕进来了。是姑娘的妈妈。一问才知道,她的父母就住在隔壁,可转念一想,这不说明老王已经见过岳父岳母多次了吗?如此亲昵的举动父母都不管,岂不是说距离喝老王他们的喜酒不远了吗?心里这些小九九当然不会冒冒失失的问出来。不过近邻上班,我们往回走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老王,”可以呀你小子,岳母都见了,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儿啊?不过你女朋友看起来好小啊,你这厮不会老牛吃的嫩草吧?“问完我才发现,老王从他女朋友那儿出来之后,一直都没说过话,表情也有点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太紧,没能缓解够相思之苦。他淡淡地说:”前女友,比我大两岁。“老王的感情史后来风言风语的听说了好几个版本,关于老王和他女朋友。哦,不,前女友。旁敲侧击也没被老王否认的一个版本是这样的:十四岁老王下学在酒店打工的时候,下班经常去附近的一个网吧打游戏。这个漂亮姑娘就是当时网吧的收银员。一来二去,两人兴是眉目传情或者其他什么途径吧,就好上了。一直谈到十七八,对于早下学的孩子,已经到了父母催婚的年纪。双方见过家长,谈了一个非常高额的彩礼钱,老王家出不起,女方又不退让。无奈老王当晚战神附体,独自干完一瓶二锅头,第二天不管不顾的只身去了杭州,一待就是七年。且不说剧情的真假。从此之后漂亮姑娘在我们几个的心里,就落入了谷底,没人再问过老王其中的缘由。生意照常,老王的夜生活也照常。私下里我倒这么问过他,”这么多年,你就没再找?你是块铁吗?”他总不吱声,过会便又活泛起来。每年的春天,城市北环的几个公园都会热闹非凡,或者赏花,或者踏青,一直到微冷的夜晚还散不尽。我是其中一天的其中一个,不是我不走,是我一直在偷看老王。从傍晚看到他,他一直坐在长椅上喝闷酒,眼下一整瓶就快喝光了。看着他摇摇晃晃想跌倒的样子,我不顾其他,直接上去把他固定在了靠背上,“你咋了?”我都不确定他当时清醒不清醒,“听说小朵住院了,我想去看她,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我不知道他说的小朵是谁,自顾的把他拉在肩上,“那你喝酒有个屁用。”然后拖着他上了出租。刚到员工宿舍,他便哗哗哗的吐个不停,好一阵收拾才感觉进屋不恶心了。可恨的是这家伙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似笑非笑的靠着被子,手上拿只一次性被子,还冒着烟,看着我劳动。我气不打一处来,”你酒醒了?“”我也没醉呀。“”那你吐什么?“”空腹喝酒胃难受你不知道吗?“”难受死你。”老王没接我的话,沉默了片刻,他蓄把力一脚将门给踹上了,告诉我说:”小朵就是我前女友。才去杭州的两年,我都没敢跟她说过话。不是你们猜的那样。没有的事儿。她生病了,老早我就知道。只是后来要结婚了我才得知,她不能生孩子。要么就是保大人保孩子之间抉择。当时对她的打击挺大的,一个劲儿的要分手。我承受不起这个压力,做样子推脱了几下就答应了。然后来的杭州,想着一了百了,等淡了再回去,阴差阳错的,一待就是七年。我已经努力了,在杭州的大酒店里我是蒸道老大,但我每个月只花一千块钱,剩下的都邮回去了。“满共没说几句,老王翻过身,一头扎进被子里,小声的啜泣,接着浑身都在颤抖,看着很让人心疼。我走上前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几句,看到从他口袋滑落的手机,屏幕碎成渣了,料想掉在地上是做不到这么彻底的。翻身坐回到椅子上,回想着两人见面时的卿卿我我,粤语歌,服装店隔壁住着叔叔阿姨,稚气的声音,杭州的七年,碎掉的手机,甚至脖子上的老吊坠,一幕幕,一幕幕……

文章标题: 老王记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1888-0.html
文章标签:老王

[老王记]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