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观察员

时间: 2019-08-14 | 作者:8兴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73次

  老张头一次这么想说话。天地空旷,一个人影都见不着,整个城市就是一座死去的水泥森林,连穿梭其中的风都染上了死气沉沉的灰白色。老张开着太阳能陆地车,在楼与楼之间慢慢转悠,一抬头,废弃的大剧院上还飘着半截海报,上面几个鲜绿的大字,“时间观察员总决赛”。这是老张一生中赢的唯一一场比赛。老张以前是个写网络小说的,没什么天赋,勉强糊口,每个月的打赏刚够他租一间老城区背阴的次卧,再买两箱不同口味的泡面。房间里乱糟糟地堆满了小说漫画跟游戏光碟,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但他活得潇洒,一箪食一瓢饮,加上取之不尽的精神食粮,让他在出租屋里待半年不出门,他都不会觉得难受。这也就是为什么观察委员会最终选择他的原因。当然,也有其他原因。比如说老张父母双亡,无儿无女,不跟亲戚来往,也没有说得上话的朋友,几乎跟社会没什么牵绊。简直就是观察员的完美人选。老张当选为时间观察员的那个晚上,整个世界都沸腾了。地球轨道上空的十几颗通讯卫星对准了他,全世界的人不分时区熬夜通宵在电视机前为他喝彩;无数少女面若桃李眼若秋波地上台为他献花献吻,美女主持人含情脉脉地夸他是全人类的英雄。老张有些飘飘然,以至于时间观察委员会那个白胡子老会长说“你还有什么要求吗,可以提出来”的时候,他豪气干云地说:“不需要!”既然不需要,那么举世狂欢过后,全人类都紧锣密鼓地开始迁移。老张开着分配给他的太阳能陆地车,目送了一批又一批的人走向时间之外。最后走进时间凝胶的是各国领导人,这些代表全世界顶尖精英的政客们,整整齐齐排在甲板上,给老张鞠了一个躬。老张抹了把眼泪,对自己说:“一定不负所托。”其实具体是什么情况,老张自己也说不上所以然来,他只能按照官方宣传的说辞,大概地讲述一下事情的经过。简单来说,就是地球即将超负荷。人类日益增长的物质欲望、每分钟出生两千婴儿的可怕人口增势,终于有一天要把母星压垮了。根据科学家们的计算结果,如果不加以节制,三个月后,地球将迎来毁灭。但同时,科学家也发布了一个消息:他们找到了让时间停止的方法。他们把时间比作一种液体,正常状态下是流动的,但如果加以某些特定参数的改变,液体就会变成胶状,把范围内一切物体的时间凝固住。就好像被琥珀包裹的飞虫,任万千岁月流逝,它永远栩栩如生。各国政要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激烈辩论,就达成了一个共识:他们决定拯救母星。具体方法是,把全人类都放进时间凝胶里,等待地球生态自然恢复。这个计划几近完美,仅有一个缺点:时间凝胶需要外界刺激才能开启。也就是说,全人类都冬眠的时候,必须留一个人在外面,孤独地承受时间的摧残,直到温室效应消失、绿色覆盖大地、石油重埋地底、灭绝的动物再生。这个人,就是时间观察员。时间观察员的待遇并不是很差。老张当选出来的第二天,就有一架豪华直升机,把他送到了一个山顶豪宅。豪宅包含了十分完整的能源自给系统:有风能水能太阳能合一的发电机,有自动控温浇水的蔬菜大棚,有现代化机械管理的人造肉合成基地,有自动净水河海分离的双拼鱼塘,还有堆满三百平冷藏室的罐头和速食食品。也有豪华影音室,储存了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电视电影动画片;有游戏室,手机电脑psp,各种电子设备应有尽有;有图书馆,仿真电子水墨屏里储存的是全世界所有的书籍漫画。就是没有人。老张要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直到他死去,唤醒下一个时间观察员,或者地球恢复生态平衡,唤醒整个人类。头两年的时候,老张并没有觉得日子有什么不同。不再有房东催租,不再有编辑催稿,不再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老张一头扎进了游戏室,昏天黑地地打游戏,玩累了就绕着豪宅的小道跑两圈。登高临下,晚风习习,林涛声声,夕阳为他一个人西沉。历史上无数帝王做梦都想孤家寡人坐拥天下,到老张身上才算真正实现了。但是第三年开始,老张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焦虑。他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结婚生子,没有社会压力,照理说现代人生存中产生的种种亚健康状态应该与他无缘,所以他无从得知这种焦虑从何而来。他不再进游戏室,转头进了图书馆,把落地窗打开,对着湖光山色翻阅心理学著作,他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他开始早睡早起,肩上搭着毛巾去山间慢跑。一天洗两次澡,换干净衣服,做简单的发型。扔掉速冻速食食品,亲手做一日三餐,定时定量,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他经常开陆地车出门兜风,按照视频教程学着自己钓鱼,溪边野炊,酿酒制糖,织布做衣。偶尔去不远处的大湖里泛舟,有模有样地过起了现代人向往的绿色健康田园生活。困扰他的焦虑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消失不见了,这个漫长时光洪流中的小石子似乎没有激起什么涟漪。直到有一天老张豪宅里的扫地机器人哼哧哼哧扫到他脚边,红外线电子眼滴溜溜一转,扩音器发出呆板的电子合成音:“主人,请抬脚。”那一瞬间,老张如遭雷击,从椅子上跳起来,五脏六腑就像被烈火烹油煎熬一遍,汗湿重衣,气喘如牛,浑身颤抖,喉头咯咯作响。那颗蛰伏已久的焦虑种子顷刻间破土发芽,长成参天藤蔓,紧紧攫住他的心脏。老张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焦虑什么了。他想要说话。他想要跟人交流。老张家里的那个扫地机器人叫小板,不是什么智能产品,来来回回只会说三句话:“主人,请抬脚。”“主人,记得充电。”“主人,我卡住了!”但老张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关掉了小板的清洁功能,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它,坐在豪宅的大露台上讲故事。只有讲完一个故事,老张新的一天才算正式开头。他一开始开口,因为太久没说话,像卡了壳的机器,声音嘶哑,语不成句。但他很有耐心,一字一句慢慢念,还照着童话视频学习朗读情感。从《格林童话》开始,《一千零一夜》、《安徒生童话》、《中国神话传说》……小板很人性化,只要主人跟它说话,它一定会有所回应。老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白雪公主……”小板说:“主人,我卡住了!”老张说:“……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小板说:“主人,记得充电。”有那么好几年时间,老张跟小板形影不离。他学会了给小板定期上油,检查老化线路,更换容易破损的零件。有一年除夕夜,老张在客厅里用超大屏幕的电视机播放往年春晚的视频。欢天喜地的背景音乐中,他郑重地在小板面前打开一个礼品盒子,里面是他亲手给小板织的红色毛衣。老张听说过,四五十年前的都市青年里,还有拿宠物当孩子的丁克家庭。后来人类活动越来越频繁,资源消耗一空,所有动物都灭绝了。地球上最后一只宠物狗死的时候,还有电视直播它的葬礼,白宫甚至为它降了半旗。人类含泪咽下自己的恶果,但死不悔改。人类进入时间凝胶的十年后,小板的中心控制器已经老化,反应迟钝。经常是老张讲完一整个故事了,小板的处理器才运转过来,发出变调的电子音:“主人——嘶——记得充电——嘶——”老张开着自己的陆地车,带上小板去湖边兜风。整片山头只有极其顽强的植物存活了下来,方圆百里内没有一只动物,连蟑螂都不见踪影。湖水里因为没有微生物,已经布满了绿藻,天气热的时候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老张把小板放在岸边,注视着绿莹莹的水面,神差鬼使伸出一只脚,踏进了水里。他看到湖中心有一辆跟他的陆地车一模一样的车子正在缓缓下沉,看不清面目的驾驶员踩着油门,欢呼着往水下冲。老张吓了一跳,大声喊:“你到湖里去干嘛!”那个驾驶员远远一挥手:“全人类都到时间凝胶里去了,你怎么还在外面啊,水底下就是时间之外啊,快去跟其他人汇合吧!”那辆陆地车很快被湖水没了顶,咕噜噜吐出来几个大泡泡,驾驶员也不见了踪影。老张着了魔似的呆了半晌,一脚深一脚浅地往湖心走去,又脏又臭的湖水慢慢淹没了他的小腿,他的腰,他的胸腹……老张感到有一个奇怪的阻力拼命把他往岸边推,他突然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他低下头,看到小板不知怎么的又重新打开了清洁功能,底盘下的小扫把飞速转动起来,形成一个漂浮力,像一艘小船一样死死抵在他胸口,不让他再往前走一步。小板身上所有能亮的灯都发了疯似的闪烁,扩音器里没有感情的电子合成音一遍一遍地说:“主人,请抬脚。主人,请抬脚。主人,请抬脚。主人,请抬……”老张把小板埋在最后一个时间凝胶的入口处。很久以前,那里曾经有一排人类精英认真而恳切地鞠躬,郑重地把全人类的命运交付到老张手上。老张当时答应得好好的,一定不负所托。现在想来,要不是小板,老张说不定就要食言了。老张觉得自己愧对当初那些少女们一声声的“人类英雄”,小板才是英雄,老张得把小板的事迹记下来,等其他人醒来以后,请他们祭奠小板。他又重新拿起了笔。老张以前写网络小说,写得十分不好,为了骗订阅,凑字数,编造恶俗情节,通篇空洞没有情感,只需要主角开金手指,读者看得爽就行了。现在没有了读者,没有冲榜订阅的压力,反而越写越动人。老张写小板,写那个湖,写山间的落日,写清茶疏食,写人类忏悔录,写星辰万物,写灵魂的孤独。这些文字将对人类的新纪元产生无可比拟的巨大影响,但此时只有山风和朗月能窥见几笔。老张写得兴起,不吃不睡,日渐消瘦,但他的精神却无比亢奋,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解其志,老张却无忧无虑。成为时间观察员的前十年,老张住在山顶豪宅,过着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吃喝不愁,娱乐施舍应有尽有,但那颗焦虑的种子却始终深深扎根在他心底的恐惧中。小板的中心处理器烧坏后,老张才真正思考起人类脱离动物的生存本能后,最需要的是什么。你要知道,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身处人群之中,偏偏渴求自我,远离人群之后,却又害怕孤独。人类看不起人类自己,因为没有一种动物比人更残暴,他们无恶不作,他们伤天害理,他们随地吐个痰都会让你恶心半天。但人类又离不开人类,除了彼此,世间万物都是异类,每个人都想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而价值只有在文明社会中才能体现。老张想了很久,终于在某天半梦半醒间,看清了那颗种子是什么。是孤独。不管你是多么坚信自己是个反社会的死肥宅,当所有人都离开、整个世界都让给你做舞台时,你依旧会发自内心地害怕到颤栗。人类所有对未知的恐惧,都根植于孤独;而人类一切崇高而美妙的艺术,也都来源于伟大的孤独。老张病了。老张推开厨房的窗户,入目的却不是冷冰冰的三百平米冷藏仓库,而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厨房。妈妈在炒春天里第一茬韭菜,油烟机发出轰轰的噪声,饭桌上已经摆了好几道菜,色泽鲜亮诱人。女儿从筷笼里抽出三双筷子,掀开电饭煲,热腾腾的米饭香气扑面而来。角落里的留声机播放着上个世纪的流行歌曲,“金嗓子”清亮的声音在空气里流淌。浮世百味,人间烟火。老张眼睛有些热,抽抽鼻子,跟推开窗户的女儿大眼瞪小眼。老张问:“你们是谁?”女儿探出半个身子,靠在窗框上,笑嘻嘻地说:“我们是你的幻想啊。”老张一开始是害怕的,这里没有医生,自己的病只会越来越严重。但是很快,他就不可自拔地沉迷其中。老张独处了这么多年,终于幻想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景象,反而缓解了抓心挠肺的孤独。他想要的并不是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孩子,他要的是陪伴。一家三口只是人类最典型的家庭形态,如果他的大脑给他幻想出一个男人围着围裙喊他“亲爱的”,他恐怕也不会抗拒。旧时代有很多人搞不清自己的灵魂究竟缺一些什么,只因为祖上传下来是男女结合,就声嘶力竭地反对同性婚姻。在人类进入时间凝胶之前,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的统一,但老张现在已经知道如何说服他们了。夏娃是亚当的骨中之骨、血中之血,并不是因为她是女人,而是因为她是夏娃。老张生命的最后十年,他爱上了去探寻人类城市。人类大迁移之前,曾经把不需要的东西集中销毁过一次,但钢铁城池还在。老张就开着他那辆跟他一样上了年纪的太阳能陆地车,带上足够的水和食物,在水泥丛林里寻找人类曾经生活的痕迹。人类一旦离开地球,植物就开始顽强地占领水泥地面。嫩芽从水泥路裂缝里顶出来,小苗从薄薄的一层土里钻出来。只要有泥地就有杂草,只要有阳光就有生命。曾经是万千白领梦想之地的CBD爬满了藤蔓,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证券交易中心前台长出了一排小蘑菇。老旧的房子倒的倒、塌的塌,散落的水泥块在千万年后终归会变成沙砾,密密麻麻的钢筋也会腐朽为尘土。但是总有些印记是抹不掉的。公园里枯死的那棵老榕树上,挂着锈迹斑斑的同心锁,运气好的时候,还能从锁面上看出姓名。赵妮子永远喜欢王二华。李狗蛋跟张翠花永结同心。城郊的贫民窟里,漏了气的皮球几乎烂成一块破布;三轮车里的西瓜化成了腐水,却又有西瓜藤从一片狼藉里爬向大地;一本被精心收藏的万年历还在默默推算着往后日子里的吉兆。宜祭祀、沐浴、破屋坯垣。忌嫁娶、移徙。老张有时候会从陆地车里拿出多功能代步机,去爬那些公寓楼。房子没有经过保养,都岌岌可危。老张腿脚也不灵便,上一层楼就得喘息好久,下楼更难,重心不稳,好几次都从楼上滚下来。但老张乐此不疲。有些屋子,门口的墙上划着一道道横杠,用来记录孩子的身高。有些屋子,冰箱上的便利贴还没掉下来,上面写着今天要买的菜。西红柿、玉米、排骨。ps.酱油快没了,记得超市带一瓶。人类的生活痕迹,就是一部与孤独的抗争史。你买泡面,要跟便利店收银员说谢谢,你收快递,要跟快递小哥说辛苦了,你学卢梭隐居瓦尔登湖,你也得对每周来给你洗衣服的妈妈说声我爱你。老张得出感受深切的结论:人永远是群居动物,不论是生物学属性还是社会学属性。入夜的时候,万籁俱寂,星河远阔,似有虫鸣,仔细去分辨,却又只听见风声。老张就着陆地车的顶灯写日记,他写:人类糟蹋了母星几千年,哪个宽宏大量的母亲能这么快就原谅他们?我只希望我的下一代观察者,记得带个伴出来。写完抬起头,正好看见一道黑影从眼前飞过,一头撞在车玻璃上。老张颤颤巍巍降下窗玻璃,一只呆头呆脑的鸽子趴在地上,对他“咕咕”叫。老张愣愣地看着鸽子,晚风吹过,他突然笑了。他说:“感谢母亲。”老张按下了唤醒人类的那个按钮,无线电波从陆地车中发射出去,不断被信号塔反射折射,终于飞到了它应去的那个地方。时间凝胶,慢慢融化了。“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新世纪的科学家在全球直播的电视上说。“事实上,因为时间凝胶的存在,外面的时间流速加快了无数倍,地球上很快就又恢复了生机。”“但是我们的观察员并没有及时唤醒我们,因为我们把他保护得太好了。”“我们在他的山顶豪宅方圆几百公里都设置了激光保护,会无差别杀死所有误闯的生物。所以他一直不知道生态已经恢复过来了。”“我们害怕我们的观察员会被旧世界的种种危险杀死,却也使他遭受了一生的磨难。”“今天,我们组织了新世纪所有伟大的艺术家为我们的观察员塑立一座雕像。”“我们的人民建议将它命名为——”“伟大的孤独。

文章标题: 观察员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1887-0.html
文章标签:观察员

[观察员]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