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我终于失去了你

时间: 2019-08-14 | 作者:达达令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13次

  我喜欢长情的人。

  他们懂得珍重,亦付出真心。投入自己所能,祈求一些温柔回报,而不是别的什么对等利益。我喜欢跟长情之人交朋友。

  我怎么可以不喜欢长情的人呢?毕竟我就是其中之一。我需要学会跟自己成为朋友,而并非敌人。否则,关于命运这件事情就无法展开下去了,对吧。

  与此同时,我亦并不喜欢长情的人。

  他们难以割舍,过度眷恋。祈求幻想,无法自拔。一段关系的来去,由不得你,由不得我。它的主宰者是“我们之间的能量场”——而偏偏这样东西,却犹如幻影般,忽明忽暗,就是不愿意好好地被你安置。

  怎样才能不必成为长情的人呢?

  你需要被重重地摔倒过一次,甚至是从悬崖边被推了下去。甚至是,你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丢到水中,感受一次次的窒息。

  直到你从肉体上不再眷恋(迷恋)那种极度的快感。于是,大概你可以从眼前的这段“惨境”中,暂时得到被解救。

  一个人,从纯良无辜者,演化成为堕落者,大概只需要经历过一次爱情就够了。

  如果足够幸运,我说的是在恰好的年岁里,刚好的环境里,遇上那种极致的彼此默契,全力投入,双方都设想过,将对方考虑进自己的未来规划(哪怕只是某个时候而并非持续)。

  在经历这部分的尽情燃烧之后,再产生的裂痕——裂痕由诸多裂缝组成。一张张破碎的网,于是在某个时刻,你终于觉得,我应该走出这场关系了。

  但凡经历过一段长久时间稳定关系的人,无论是否成婚。大概都会有种与对方形成了“肉体直至胜于血缘”的统一感受。于是在未来某一日,当你们需要分开,就如同要告别“本应属于自己习惯”,甚至“已经成为了秩序”的一部分。

  伴侣关系中,关于失恋,你知道最恐慌的什么吗?不是当下那一刻的失去。而是后来的那些,延绵无尽的,你对自己的质疑——质疑人心,质疑时间,质疑世界,质疑命运。

  我总是会被人问起一件事情——为何你总是谈论自己,而没有他?或者,为何你不愿意谈谈某段关系?我常常用“一个人观照自己,其实就是对外物,包括人际关系的观照了。”——这一套,来应付这个疑惑。

  可是你知道的,人是需要经历黑夜,经历一些午夜梦回,以及一些无法入睡的时刻的。大多数这些时刻,我会在或者轻柔,或者崩溃般的哭泣之后,开始起身,写下类似这样的句子——

  我觉得在哲学类(逻辑)这门课题(阅读之旅)中,得到的一样有效工具,就是关乎如何处理“矛盾”这个词语。

  我是个极为长情的人。爱一个人近十年,交往一位挚友十余年。这些为数不多的经过者,恰好是因为我对人际关系的适当洁癖。于是我在时间之河中,品尝到了一些,如酒一般浓郁的沉淀与厚重之美。

  另一方面,我又是极为绝情的人。知道了自己不再爱一个人,会在怀念一百样与他有关的“好事”之外,还能想到一百零一件“他之坏”的部分。

  我常常会做一件事,想起他的某样不好,而后将这不好放大十倍。在每一次即将进入后悔脆弱时刻,用这份“自我恶心甚至厌恶”的方式,来抵御从前那些“也曾有过的好”。

  退一步来说,这从来都是你一个人的事——当一段关系结束,你退出来之后,需要以怎样的姿态或者方式,来应对它?

  于是,这“矛盾”工具逻辑的使用,大概会是我日常里跟好友们交谈时候,会用到的一个词语,叫做“另类分别心”。

  大概就是:遇上具体的、细致的悲痛时刻,要去观宇宙之大;遇上虚无的、空荡的无聊时刻,要去感生活之碎。

  用浩瀚辽阔去冲刷小哀小愁,用平凡朴素去弥补时间无情。

  我常常在遇上小的困境——职场、爱情,以及一些蛮大抉择的时候,选择给自己放假。有时候是外出旅行,有时候只是留一个午后给自己放空。

  总之,这段时间,并非是用来打发,而是用作对谈的。——你要什么?你可以要什么?如何要到?需要多久?还需要谁参与进来?

  那些经过交通路途的奔波,或者咖啡馆里的音乐声中;有时候是一无所获的白日之后,夜晚归途——某个瞬间,你大概就知道了:你要结束它,你要离开他(她)了。

  理由是什么?或许当时你能说出口,或许不能。但是没关系,你总是会做出抉择的。抉择之后,其实漫长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余下的执行种种,都是顺其自然的生活本身。

  内向者或抑郁之人,大概都会遇上无数类似于“空无”的感受。从前我不知道如何处理它,于是我总是生病,大大小小的病,从生理到心理。

  而到后来我的经验是:但凡这样的“吞噬”黄昏即将到来,我会提醒自己,要走出家门。我去商场,去书店;在街道上看行人;去菜市场里挑一些蔬菜,买一只鸡回家煲汤。

  生活是需要揉碎了,往里处走,才能嚼到它的某种甜味。光是看表面,全是恶臭,全是脏乱,全是不雅和不堪。

  我本想好好谈谈,我跟过往的“某个他”的一些片刻的。在很多时候。但是不知道为何,总是无意间,就将开头蔓延到了别处。

  想来唯一的答案,大概是,我已经从那个狭隘的“小我”中走了出来。

  我不能告诉你,我是如何走出来的。毕竟每个人应对不同境况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是另一方面,却有一些大道至简的部分:保持健康,适当呼吸,与自己交谈。

  余下的,或许你要很久很久(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你才会愿意直面自己,说出那一句:哦,原来无情起来,我也是可以这样不屑一顾,迈入潇洒新旅程的。

  那么,这些灰暗森林的旅途呢?

  你该如何行走?又该向谁人求救?——这大概都是需要能力,也需要运气的一件事情吧。

  过往认识的友人里,有女孩因为第一次恋爱中,男生不告而别,去了国外留学。女孩至今不再信任男性,就连其他的人际关系处理都极为艰难。

  经历过漫长的自救,与心理医生交谈,向好友哭泣,创造一些约会。但是终究无法走出来。

  也有一位女孩,年少时候与男孩相爱,生了孩子。在他的家乡生活了一些日子。某日男人突然说,我不要这样的生活了。并且将她赶出了家门。

  女孩找酒店过度了一夜,带着女儿。第二日回到自己的家乡,开始重新谋生。

  与她一起喝早茶,她神情自若,不像是“经历过一场摧残的人该有的样子”。

  “悲伤是难免的。但是我还活着,这就够了。”

  “青山在,不怕来日的。”

  她比我年轻几岁,也是摩羯座。

  想当初《爱乐之城》在国内上映时候,我跟一位女友去电影院观看。场面很奇妙:电影中场的时候,陆续有人离开,或者一个人,或者是牵手的情侣们;与此同时,好些女孩正在哭泣,极为动容;这其中也包括坐在我身边的女友。

  电影结束的时候,我自言自语了一句:今夜真是好玩,我到底是看了一部“榴莲片”啊?——喜欢的人爱得不行,讨厌的人反感逃离。

  女友擦着眼泪,“噗嗤”笑了出来。

  “就你冷若冰霜,无情无义。”她假装取笑我。

  她没有说错。

  人群散尽之后,过了一些日子之后。好些夜晚,我在自己的公寓里,独自看着投影仪白色墙面上,Sebastian和Mia在那夜如同蓝色海洋的月光之下的起舞。

  我一个人,就很安全地哭泣了起来。

  经历过一场失恋的人,或者是更多场失恋的人,会得到某种机会。机会让你被迫地,使自己走向某种内在——你会开始思考这一生,有些东西并非你努力就能所得,就能控制,就能挽留。

  与其说是眷恋那个人,不如说是眷恋过往的岁月,不如说眷恋的是过往时间线里自己的样子。

  人是非常难做到“顺畅地”承前启后的。

  大部分人,都是依赖后来者,来替代(弥补)从前的遗憾。但是我反而觉得,在上一场(个人)与下一场(个人)之间,有一段空白过渡期,反而会是一段修炼场。

  修炼场会真正决定了你下一次的走向——这走向,是你真正听从心底的,而不是“刚好需要”。

  一个男人,在一场关系中多年;即便不太情愿,但是依旧给了女人一个名分。一个男人,同样在一场关系中多年;后来直接告诉你,他不再爱你。

  前者不一定伟大,后者也不一定龌龊。一方面是看对方的诉求,另一方面是看自我的承受。以及,有时候,女人的狠心程度,并不亚于男性。

  有一些人,并没有把你放进自己的规划里,从一开始到后来。有一些人,是一开始就把你放进了规划里,所以当后来关系出现裂痕,他(她)认为这是巨大背叛。

  而大部分普通人,如你我,或许都是带着不确定性走入一段关系。然后相互摸索,相互探寻,相互配合,相互忍耐——继而得出结论,是否还要跟这个人继续走下去?

  这个过程当中,最大的风险是不可控。不可控在于你,在于对方,在于外力,在于环境、时间,在于一切并非静止的、永恒的东西。

  可是偏偏在此时此刻,我却觉得,这些流动的变化,恰好是绝对的永恒。

  全身心投入(过)一场的人,大概很难全身心的、果断地抽离出来。毕竟我们的大脑告诉自己,我们良心在此,或者是说动心在此。

  男女之间有别的是,男生大概利落一些;或者是说,即便受到了伤害也不会向外释放。女性虽然悲伤、哭泣、甚至堕落,但是也会借用某种信号,向外释放,让别人知道你在失恋,你在失去。

  女友曾经问起我,如果她爱上了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不一定能够给她未来。——“但是目前我是喜欢他的。我该怎么办?”

  “我们都是大人了,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抉择。如果在一开始就知道结果是如此,那么无论你选择怎样的开启,你都不会被真正地伤害到的。”

  “因为手中握着武器的人是你,而不是对方。”

  我曾经被“那样伤害过”,所以我知道,一旦清楚了这份伤害的程度“掌控主人”是我本人,那么——这个伤害逻辑就不存在了。

  你看,人生多讽刺啊。你得先被重重地推翻到了悬崖之下,于是才知道——哦,原来我是可以爬起来的。于是,你还顺便将这份“如何爬回去”的经验,交接给另一些后来者。

  “光是想象,我就已经在脑海里和你过完了一生。”——我不觉得,这是一种巨大的遗憾。

  曾经也写过一份婚礼策划,关于我自己的婚礼种种。即便它现在没有被用上,被我压在了某个柜子的箱子的某个文件袋里。

  但是,我曾经为自己的未来“预谋”过。而在他成为过客之后,我依旧会期待着下一个人的抵达。——因为我从没有抛弃过她。

  即便这个过程里,对人性、对时间,曾经有过怀疑,并且持续保持怀疑至今。但是我觉得人类的矛盾性是可爱的:一方面可以保持初心,另一方面也可以接纳世俗当中给你带来的圆滑与稳重。

  同样的,当“自建盔甲”的体系成立之后,我反而更愿意像个孩童,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去迎接那个穿着衬衫很好看的他。

  失恋没什么了不起的,请你记得好好吃饭。

  可是失恋又太重要了,它会让你经历第一次真正的心痛。可是人生的战场总归是残酷的。遇上这样一个战友,给你留下一些启迪。在你悲伤许久,甚至很久很久之后,或许你会在某一时刻感受到了重生的力量。

  我是这旅途中的过来者,所以写下这一些。

  以便后来的女孩们知道,如何自爱和自重。以便后来的男孩们知道,说分手的时候请当面,而不要逃避。

  以便让我自己知道,不要把断断续续、不清不楚、拉拉扯扯的遗憾或者怨恨,留给后来——或者是留给再也不会见面的来生。

  如果分开,请尊重彼此。因为你尊重的不仅仅是对方,而是岁月本身。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亦祝独自行走的你,人潮散去,记得安全回家。

  ✎文章配图均来自Unsplash✎

  “祝节日快乐,爱人亦爱己。

文章标题: 我终于失去了你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1859-0.html
文章标签:失去了  我终于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