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雨一直下

时间: 2019-08-13 | 作者:4们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63次

  关杨杨第一次站在欧阳碧玉面前的时候是个下雨天,碧玉从公司的楼上下来,手里拿着手机,没有张望,一眼就看到了左侧门边的关杨杨。      关杨杨打着一把黑色红碎花的伞,伞不大,身上暗绿色的连衣裙的裙边有了深深浅浅的水印。她局促不安的玩弄着伞把上的挂件,看到欧阳碧玉下楼时,几乎有夺路而逃的冲动。但她还是僵在了原地,大脑在一瞬间空白一片。      碧玉没有打伞,她是凭直觉第一时间猜到了来者是谁。虽然接电话时对方只说找她有事。几乎没有多余的思考和停顿,她就直接下来。精准的走到了关杨杨面前,在距离关杨杨大约一米处驻足。看着关杨杨对她勉强的牵扯了一下面部肌肉,算是和她打了招呼。      碧玉穿着上班的正装,宝石蓝的丝质长袖衬衫平顺的束进黑色短裙里,长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细带的高跟鞋,裸色的丝袜,看起来干练中带着强势。而关杨杨就不同,此刻的她心乱如麻,一头秀丽的长发披着,额头前的刘海有点长,时不时的垂下来遮挡住眼睛,她用手撩上去,又滑了下来。她在此时不恰当地突然想起大陆经常坐在她对面,深情的凝望着她,对她说“你撩头发的时候把我的心都撩乱了。”然后顺势拥她入怀,在她的长发一路向下留下无数个吻。      碧玉和关杨杨像两只刚认识的猫咪一样在互相打量。碧玉为自己此时如此安静的内心似乎都有了几分惭愧,“我不是应该生气吗?不是应该狠狠的扇她一巴掌吗?我为什么连基本的愤怒都没有呢?怎么还会觉得她看起来还不错?柔柔弱弱的,除了皮肤黑点,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关杨杨看着碧玉,生涩的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姐”。碧玉忽然笑了,她甚至有些热情的说“上楼走吧,你看,我没打伞,我们坐上面聊。”关杨杨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她今天是带着使命来的,她是下了无数决心,经历了很多矛盾与纠结之后才鼓足勇气来到这里,她不能放弃。她眼前又闪过了大陆坏坏的笑容,他拥着她,把她压在身下,一边疯狂亲吻,一边说着“宝贝,我爱你,爱死你了!”      碧玉踩着公司楼梯上暗红色的薄地毯,还不忘关照身后跟着的关杨杨,下了雨,地毯上带进来了很多水渍,看起来脏兮兮的,碧玉在经过公司前台的时候叮嘱前台小妹“去让保洁把楼梯口处理一下,太湿了,难看。送两杯咖啡进来。”      关杨杨坐在了碧玉办公桌对面的小沙发上,看着宽大的办公桌上烫金的经理牌,来回的绞着小挎包上的细背带,似乎想把它揪断。碧玉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关杨杨纤细的手指,她在心里莫名的叹息了一声,“怎么能配粉色的指甲油呢?显皮肤黑。”她端起了咖啡杯,小口的啜着,咖啡的香味让碧玉的心情还变得有些莫名的高涨。      关杨杨终于抬起头来说“姐,我怀孕了,是陆哥的。”    碧玉在听到自己老公这么亲切的被别人叫哥时,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用小勺轻轻地搅动着咖啡杯里的咖啡,问到“他怎么说?”    “他说他不管,让我自己处理,我就只好来找你了。”关杨杨一口气说完,突然觉得很丧气,看着眼前这个淡定的女人,她后悔自己冲动地来找她,那个男人不是给她说过嘛!“你随便,你去找,她也不会理你的。”她以为她今天来会让她勃然大怒,她甚至都想好了挨打她会不会还手,她还想好了她要大声的告诉她,你老公说他爱的人是我!你们离婚吧!    但此刻,碧玉还在玩着手里的咖啡勺,半天,她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玩就玩嘛,怎么还引火上身了,你可真傻!”关杨杨楞住了,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这和她来之前设想的场景太不相同了,她硬着头皮如坐针毡,却又不能起身,她不知道如何来反击,才能让自己的位置不要这般难堪。      碧玉看着关杨杨暗绿色裙子上细裙带,看她还没有隆起的肚皮,腰身还不错!她又为自己居然还没有动怒感到诧异,我为什么还不生气呢?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一个公司,陆哥和我在一个组。”        “干嘛要叫他哥呢?”      “他喜欢我叫他哥。”    碧玉心头一冷,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哼,那个男人,是喜欢别人叫他哥,尤其是在床上,带着一种征服者的胜利笑容时,会轻轻拧着你的脸让你一遍遍叫他“哥”。      “他对你好吗?”      “嗯,挺好的。”        “怎么个好法?”        碧玉觉得她就好像是在和小姐妹聊天,不带任何自己的感情色彩。        “他很关心我,也很会照顾人。”          “他有给过你钱吗?有没有送过你什么礼物?”          “钱没有,他说你把钱管的很严。”        关杨杨说这话的时候大胆的抬起头来看着碧玉,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丝愤懑。      碧玉又笑了,心里说“真是一个傻姑娘!”      碧玉在公司,这样的姑娘见得太多了,刚进公司的小白,业务上不努力,却急于在公司立足,很容易就被一些公司的老人手勾引上床,明明知道对方是有家庭的人,还觉得找到了真爱,碧玉带的小妹里,这样怀孕的有好几个,悄悄地找她来,她再悄悄地带去她熟悉的妇产医院做流产,批上几天假之后,回来上班时小脸蜡黄,彼此心照不宣,再无他言。      碧玉漫不经心地问到“几个月了?”    “快两个月了,姐,我给陆哥说了之后,他最近不理我了。”      关杨杨心底一阵抽搐,想着她那天买了橘子去找大陆,他却满脸冷漠的让她走,那天晚上她才下定决心来找碧玉。碧玉刚才还问她大陆有没有给她送礼物,哪有什么礼物?每次发了工资,大陆还会嚷着让她请客,约会时,大陆也会随口说,到了酒店楼下带点水果上来。大陆爱吃橘子,关杨杨去公司楼下的水果店买橘子,次数多得那老板都认识她了。    可是那个男人抱着她的时候真的好甜蜜啊!关杨杨看着碧玉不起波澜的脸,想起大陆手指滑过她肌肤时的温柔,他的吻技高超,吻里有淡淡的烟草味,洗过澡的身体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辗转缠绵之后,他会拥着她,给她讲公司里的人事纷争,让她如何避免掉进某个坑里。这时候她会特别感谢大陆,年轻的身体带着被满足的快乐,还能让自己在公司稳稳的扎下根来,出点小问题,有大陆给她罩着,几斤橘子又算什么呢?      碧玉看了看她手腕上那枚精致的宝石蓝腕表,镶钻的表盘熠熠生辉,指针已经到了六点半,这是今年生日时大陆送她的礼物。    今天是周末,是大陆应该回家的日子。她一口气把剩下的咖啡喝完,手机恰好响了,大陆的头像在手机上晃动着,碧玉没有动手机,只是轻点了免提,大陆快乐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老婆,我回来啦!已经在幼儿园接了儿子,要不要我带儿子一起去接你?”碧玉一边整理桌面一边对着话筒说,“不用了,十分钟后我就回来,你和儿子在家等我。”    关杨杨在旁边听得清楚,她不知道自己是该走还是留,一时怔在那里。    碧玉从衣架上取下了手拎包,对关杨杨说“你跟我去我们家,我们商量来处理你的事情。”她的口气很坚定,不容关杨杨质疑和反驳,毫无表情,就好像她每天在晨会上给下属布置任务一样。关杨杨默不作声,居然跟着碧玉就上了车。    碧玉住在一个新小区里,这是儿子半岁的时候她和大陆跑遍了整个城市选好的地方。现在儿子三岁了,已经上了小区里的幼儿园,大陆上班的公司有点远,儿子小的时候,大陆妈妈也在这里住帮忙带孩子,大陆在周内还经常回来。等孩子上学之后,碧玉上班带孩子在他看来也似乎很轻松,他就常常找借口不回来住,说是住在公司宿舍。  碧玉也不去追究,随便他,大陆不回来,她还觉得蛮轻松的,下班后一个人带着孩子玩,教孩子画画,陪着孩子做做手工,或者给他蒸个鸡蛋,都是从从容容的。而如果大陆在家,除了必需按时吃饭外,还得加菜。加了菜,大陆还爱在晚上喝点啤酒,每次吃完饭,大陆带孩子去洗澡,她收拾完了厨房,再去收拾洗完澡后湿漉漉的卫生间。大陆只负责给孩子洗澡,抱着孩子去了床上让孩子自己玩,他四仰八叉的躺床上玩手机。而碧玉不行,卫生间太湿,她怕滑倒了孩子,用干毛巾抹得干干净净,大陆的拖鞋印子一直从卫生间延伸到卧室,临上床之前,碧玉是一定要再擦一遍地板的。早上就更忙碌,给孩子穿好衣服,碧玉化妆之后,还得收拾大陆扔在一边的剃须刀,马桶圈上遗留的尿滴,应该倒在垃圾桶里的胡须渣却抛洒在外面,沙发上的靠垫随意的被扔在地上。大陆出门的时候,还要提醒他记着带手机,钥匙,要不然等一会就会有电话过来,我又忘了带什么什么。    所以大陆不回家,对碧玉来说倒是件轻松事,每次当大陆趴在她胸前孩子气的咕融着时,她就觉得自己养了两个儿子。  也就是在这个不回家的时段,大陆出轨了关杨杨。    其实碧玉早就有所察觉了,有几次大陆回家来,身上沐浴露的味道不是碧玉给他带去公司的牌子。还有一次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大陆问碧玉一个女歌星的新曲,碧玉当时就觉察到了,那是最近一个比较火的年轻女星,在二十来岁小姑娘群里很得人心,像大陆这个年龄段的,对这样的歌星关注度不高。只是她很能稳住不去追问,也懒的追问,大陆的工资卡在她手里握着,偶尔有点小外块,回来也会交给她,一边数一边告诉碧玉,我留了一百块。碧玉这时候总会笑着再塞给他几张。一个没有多少闲钱的男人,就是在外面玩,能玩到什么程度?碧玉在公司也常和各种男人周旋,也深知职场上的潜规则。更何况,孩子还小,婚姻还得继续,睁只眼闭只眼才是最好的方式。    关杨杨分到大陆他们公司时,刚从大学毕业。营销部正好缺人,当关杨杨怯生生地拿着上岗通知单递给大陆时,她没有给大陆留下任何印象。  营销部每个月任务很重,分配到每个人手上的活不少,对于大陆他们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可是刚进公司的小白们,难免在很多地方需要前辈的指导。那天关杨杨在和客户沟通了一天还无果的情况下,筋疲力尽的趴在桌子上,瘦削的后背看起来薄薄的,腰肢纤细,一头乌发散落着,套在脚上的高跟鞋七零八落的踢在办公桌下面,脚踝处绑着一根细细的红绳,红绳上系着一颗小小的3D硬金的幸运珠。大陆找关杨杨打印一份文件,看她却趴桌上睡着了,他没有惊动关杨杨,而是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关杨杨脚踝处的红绳。关杨杨猛得抬头时,目光正好触及到大陆的眼睛。大陆递给关杨杨文件时,若无其事的说,“脚上绑个红绳子都这么好看。”关杨杨的脸比那绳子都要红了,她飞快的瞄了一眼大陆,这个穿着白衬衫的三十岁男人,突然在她眼里平添了几分帅气。她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顺势说“主任,帮帮我嘛!今天那个客户太难缠了。”口气里带着撒娇,说完了事情的原委,大陆拨通了那客户的电话,三言两语的解决了问题。冲着关杨杨笑,“怎么样,请哥吃饭吧?”“没问题,现在就走!”关杨杨看问题在大陆手里不费力气的解决了,开心极了。      两个人进了公司楼下的一家湖南菜馆,点了三个菜,两瓶啤酒,吃喝间熟络起来。    自那以后关杨杨的工作开展的很是顺利,新人的工作技巧,如何和同事搞好关系,怎么和客户沟通,大陆都在一次次的一起吃饭,或者喝咖啡时,慢慢的给关杨杨灌输。大陆心里有底,这样的小姑娘,出门在外打拼,家离得远,又没有什么背景,稍微对她好点,她是什么都肯付出的。终于有一天,又在共同完成了一笔定单之后,大陆抢先买了单。顺手拉起了有点微醺的关杨杨。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来到了一家离公司比较远的酒店。      大陆没有忘给老婆碧玉打了个电话后就关机了,那一夜,他感觉自己精力旺盛,体力充沛,事后关杨杨蜷缩在他怀里,柔声地对他说,“哥,你要对我好,只对我一个人这么好。”大陆笑了,这小姑娘还有霸占欲,他翻身上来,把她挤压在胸膛前,使劲的嗅着关杨杨的体香,说“哥爱你,只爱你一个人,爱死你了!”      碧玉进门以后发现大陆并不在家,儿子也没在,她褪下了高跟鞋,进屋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却并没有给关杨杨拿拖鞋。而是直接指着沙发示意她坐在那里。关杨杨拘谨地坐在了客位,碧玉盘腿坐在单人沙发上,腰后面垫了靠垫。客厅正前方,一家三口的合照上,大陆揽着碧玉,儿子笑得眉眼弯弯。关杨杨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又偷眼看碧玉,碧玉也正在看照片,空气里一片凝重。这当口,大陆抱着儿子回来了,满脸笑容在看到关杨杨的那一刻瞬间凝固。儿子从他怀里挣脱下来跑向碧玉,手里提着一只小乌龟,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妈妈,看爸爸给我买的小乌龟!”碧玉看到儿子,表情一下子生动起来,问儿子吃了吗?喝了吗?玩得什么呀?好像大陆和关杨杨不存在。大陆硬着头皮站在客厅一角,问关杨杨“你怎么来了?”关杨杨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她一边啜泣一边说,“我那天就给你说我怀孕了,你一直不理我,我就……”她说不下去了。她眼看着大陆大惊失色,不安的看着碧玉。碧玉却把儿子抱在怀里,拿着那只小乌龟逗儿子玩。面前的两个人的慌乱表情,她不抬头都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你怀孕?你怀孕和我有什么关系?谁能保证那孩子就是我的?你在公司不是还和大刘关系好嘛!还有老庄!你有了孩子就想往我头上栽?”    大陆冲着关杨杨一顿嚷,全然没有了在一起时的柔情蜜意。霎时间换的嘴脸让关杨杨措手不及。这怎么可能?这是那个前不久还伏在她身上骁勇作战的男人吗?    关杨杨哭出了声,碧玉这边还没有动静,她举着小乌龟问儿子,“小乌龟好玩不好玩呀?这小乌龟像谁呀?像不像爸爸?”  儿子开心的看着那乌龟来回的登着腿,跟着说“像爸爸,像爸爸!”    碧玉看了一眼弓着背站在一边的大陆说“给孩子冲奶去,先把孩子哄睡着了。”大陆听话的接过儿子,去厨房冲奶。卧室的床上,大陆一边喂孩子一边脑子极速的转圈,怎么办?怎么办?碧玉如果闹,我该怎么办?    碧玉还在沙发上玩着消消乐,关杨杨僵硬的坐着,像是一个等待判决的囚犯。孩子终于睡着了,大陆从卧室走出来,站在碧玉身边。碧玉努了努嘴,示意他坐下,大陆屁股担在沙发的边缘上,手抱脑袋不吭声。    碧玉清了清嗓子说“大陆,你打算怎么办?我们离婚吧!孩子归我,你现在就带她走。”“不!我不离婚!”“那你打算怎么办?”    大陆看了一眼关杨杨,对着碧玉说,“都是逢场作戏,你看着处理,我明天还要出差去外地。”    关杨杨眼泪唰唰的往下流,她在这时候还不忘叫了一声“陆哥,你,你,你不是说你要离婚娶我的吗?”“娶你?你疯了吧!那怎么可能?”  碧玉像在看着国产的糟心电视剧一般,仍然静静的坐着。看两个人鸡一句狗一句的撕咬。  碧玉太清楚男人的把戏了,送上门毫不费力就能吃上的鲜,没有哪一个不想尝一口的,一旦出了问题,脚底抹油,赶紧开溜。“哪有不偷腥的猫呀!”碧玉翻了一眼这阵子头脸焦躁的大陆,心里想,这男人还真像是掉在屎上的一百元,呵呵。丢了可惜,捡起来恶心。    客厅的钟摆指向了十二点整,问题还没有解决。碧玉盘算着离了婚以后她的生活,大陆点了一根烟,又掐灭在烟灰缸里。儿子突然悄无声息地从卧室爬到了客厅,小手拍打着碧玉的腿,“妈妈,尿尿。”大陆赶紧抱了孩子去卫生间,碧玉却在一刻想流泪。如果真的离婚,孩子就没有爸爸了。她抬起头来,让眼泪倒流回去。起身给关杨杨倒了一杯水,轻声说“喝点水吧。”    大陆又去卧室把孩子哄睡着之后,站在了碧玉身后,他看着关杨杨这个麻烦,心里很是恼火,这小姑娘,还真把办公室恋情当真了!倒霉!婚是千万不能离的,他和碧玉结婚以来感情一直很好,添了儿子,买了房子车子,两个人在公司都正是上升期,怎么可以离婚?    碧玉头也不回的问大陆“你想好了吗?”大陆低声说“想好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招惹了,我不离婚,坚决不离婚!”    碧玉看着关杨杨说“你都听到了吧!这就是男人,他这种男人就是典型的三不男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你今天亲耳听到这些,你也就死心了,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自己早做打算吧!”    关杨杨又哭了,对于一个刚入社会没多久的她来说,眼前的碧玉除了淡定,还很尖锐犀利。她哭着说“姐,那我怎么办?我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我去医院问过了,人家医生说做手术必须要家人签字。我不敢再拖了,我最近难受的厉害!”关杨杨哭得喘不上气来,瘦弱的肩膀一抖一抖的,碧玉看得都有点心疼,好像她就是自己公司的一个小妹。大陆却不为所动,也不敢动。    碧玉沉思了一会说“大陆,你明天照样出差去,明早你送儿子,我带她去医院做手术,这个费用你来掏,明天早上走的时候把钱留在鞋柜上,我也累了,去睡了。”说完就直接进了卧室。    客厅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打破沉默。大陆关了大灯,只留了一盏台灯照明,也悄悄的溜进了卧室。碧玉侧身躺着,大陆轻轻摇了摇碧玉的胳膊,碧玉平声说,“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出差,先解决了问题,其他事等你回来再说。”大陆再不敢吭声乖乖躺下。    客厅里,关杨杨对着那张全家福照片坐了一夜,哭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大陆和儿子已经走了,鞋柜上面放着一叠钱,碧玉把钱塞进包里,再次问关杨杨,“你想好了吗?要不要做手术?你今天做了手术,以后就没有证据了,想闹都闹不成了。”关杨杨一夜没睡,眼睛乌青的点了点头,轻声而坚定的说“做!”    两个人驱车来到了妇产医院,各项检查做完直接进了手术室,碧玉和妇产科大夫很熟,换了鞋也跟了进去,关杨杨躺在手术床上,看着碧玉在一边,羞愧的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在无影灯的照射下,碧玉毫不回避地看着关杨杨赤裸的下身,看着大夫把冰冷的器械塞进关杨杨的身体,关杨杨疼痛的面部扭曲,两只手死命的抠着手术床的两侧,指甲深深地陷了进去,眼泪一直的流。而大夫一边手术一边还和碧玉聊了两句,疼得快晕过去的关杨杨听着他们的对话像是从云里飘过来一样,忽远忽近。    手术完后,关杨杨挣扎着起身,碧玉从身后扶了她一把,关杨杨穿衣服的时候,碧玉撇了一眼她那条蕾丝的淡绿色绣花内裤,“花型还不错!”她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评论。    出了医院,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吃早餐,碧玉对关杨杨说“一起吃点东西吧!”关杨杨迈着虚弱的步伐跟在后面,进了一家快餐店。一杯热豆浆下肚,关杨杨又哭了。碧玉轻声说“刚做了手术,别哭了,对身体不好,以后别再傻了,无论干什么事,凭自己本事,不要想着靠男人,男人是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更何况,他还不给你钱,钱虽然俗,但是男人的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碧玉从包里掏出来做手术剩下来的一叠钱,放在桌子上,说“等会回去不要坐公交了,打个车,再给自己买点营养品。”说完,起身离开了,留下了还在哭着的关杨杨。    碧玉出了快餐店,雨下大了,她还是没有打伞,但却没有跑,甚至没有加快步伐,担心路上的积水弄湿了鞋子,她提起裙摆小心翼翼地走向车子。坐进车里,对着后视镜整理了头发,又涂了一层口红,整个人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她看着关杨杨从快餐店走了出来,暗绿色的裙子在雨里显得她更瘦削了,“这颜色不适合她。”碧玉想着,发动了车子。    雨一直在下。

文章标题: 雨一直下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1829-0.html
文章标签:直下

[雨一直下]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