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海棠亦思归

时间: 2019-08-13 | 作者:6么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5次

  “娘亲,可不可以呀。”对自己母亲撒娇是林韵最擅长的事。彼时的她正值豆蔻年华,不谙世事,刚刚梳好的发髻因为与姐姐嬉笑追闹而松散微乱。面对母亲嗔怪的神情,林韵没有惭愧,反而将粉香的嫩脸蹭到娘亲的手上,央求着要一起去寺庙祈福。当林母牵着她的手踏进庙里的台阶,发现她在东张西望时,才明白这个小丫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定是听王家姐姐说静明寺的海棠好看才吵闹着要过来的。谁叫她是最让人疼爱的小女儿呢,林母也只能微微叹气作罢。一 初相见林韵初见苏棠那年,正是静明寺里海棠花盛开最美的时候。天真无邪的她拉着同行丫鬟的手,偷偷溜到静明寺的后院。以为娘亲不会发现自己,还暗自偷笑。世人都知道静明寺里的海棠雅而不俗,寺前的几株海棠总会让文人墨客题诗称赞。每至暖春,静明寺的香火不熄,繁盛之景也不知是寺庙香火染了海棠,还是海棠衬了寺庙。然而,前院的脚印多了,人们就自然忽略了后院的风景,其实后院也是有海棠花的,只是一树独立,远及不上前院的华美繁多。可林韵却偏偏喜欢后院的那株海棠,它少了烟火香气,却多了份不染尘世间的清雅,在寸寸暖阳里明媚又不失含蓄地开放着,不理喧嚣,不屑尘俗。“小微,快点替我簪上。”林韵摘下一朵胭脂红的花,迫不及待地拉着身旁丫鬟的手。都说林府的小姑娘清秀可爱,长大之后定是倾城的美貌。此话不是无稽之谈,瞧看她豆蔻之际五官还未长开,可配上明艳的花,却有种独特的美。林韵扶髻问到:“好看吗?”“好看。”寻声而望,却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林韵小心地退后了半步,拽紧着衣摆问:“你是谁,干嘛要偷听我讲话。”“我叫苏棠。”少年眼里盛满笑意:“你别害怕,我是和父母拜香祈福的,由于比较无聊,所以偷偷溜出来了。”“真巧。”因为和少年有着相同的原因,而且他笑起来温暖无害,林韵逐渐放下了对他的心里提防。还是孩童的两人,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令林韵惊讶的是,苏棠好像从未品尝过人间的美味。当林韵拿出冰糖葫芦分享给他时,他说从未尝过这般酸甜美食。市井里的孩子都会喜欢的食物,他竟没有吃过。娘亲说想吃的东西要拿钱才能买的,也许他是贫寒人家的孩子吧。小小的林韵心中暗自猜测,看他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同情。“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吧。”苏棠看着眼前的女孩说:“如果你找到我的话,我陪你继续聊天,如果找不到的话……”林韵追问:“找不到会怎么样?”“只能等到下一次你来静明寺的时候,我才找你玩啊。”少年眼角的笑意愈加好看。“好,那我倒数了。”林韵闭上双眼:“十九……三二一,嘻嘻,我要睁开眼睛了。”空荡荡的后院一时恢复了安静,林韵一边念叨着苏棠的名字,一边寻找她目光所及的每个角落,可是都没有苏棠的身影。“小姐,夫人喊话叫我们去吃饭了。”嬷嬷在一旁笑声催促道。“苏棠,你一定要记得今天答应过我,下次找我玩的。”林韵情急之下,只好提高音量与他道别。不知哪里来的风,吹得后院的这树海棠籁籁作响。定情意 此后去静明寺祈福成为了林韵最乐意的事。因为在小小的后院一隅,苏棠会给她讲人世间的趣事妙闻,林韵也会给他带来精致的香甜糕点。两人晴时花下嬉戏,雨后檐下赏景,晨间促膝交谈,暮晚张望炊烟。四季朝暮,雁来雁往,与苏棠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欢快的,而时光也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溜走了。到了二八年华,林韵发现自己与往日有些不同。以往别人都会夸赞自己长得可爱惹笑,现在总是会说清丽脱俗。曾经只能羡慕地看着姐姐摘下柳条做花环,如今可以轻松的摘柳别花。如果说长相和身材的变化是情理之中的,那么那一件事也是理所应当的吗?过去到了祈福的日子,林韵总会愉快地牵着妈妈的手去添香,然后带上袖子里藏的糕点找苏棠,可是现在她在祈福之前会过分的纠结,这个发髻是否好看,这套衣裙是否得体,待会给苏棠的糕点他是否喜欢。林韵的兄长大她稍许并常年在外,而苏棠年纪与她相仿又聊得尽兴,所以此前林韵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可是这天底下哪有对哥哥总是朝思暮想的妹妹。她身边的贴身侍从开玩笑地说:“这应该是说书人所说的‘情窦初开’吧。”面对小微的捂嘴偷笑,林韵用嗔怪的表情掩饰了内心的慌张。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她突然想起上次去静明寺祈福的情景。那段时间,祖母染上风寒,连着几天都卧病不起。母亲担忧她的身体,便带着林韵去寺里烧香祈福。少女模样的她跪坐在堂前,虔诚地希望祖母能够早日康复,这也是她唯一一次忧心忡忡地来到静明寺。用膳后来到冷清的后院,看见苏棠依旧在那里等待着她,笑容如初,仿佛从未离开过。他轻轻地说:“小丫头,我还在等你的糕点呢。”家人都在为祖母的事感到担心,却没有人在意她的伤心与害怕,此刻看见苏棠依然如约而至,林韵顿时泪如雨下,她带着哭腔说:“我哪有时间给你准备好吃的东西啊,我的祖母生病了。呜呜呜,她是待我最好的人,我好害怕再也见不到她了。”伤心的事情脱口而出,内心突然没有那么压抑了。眼角的泪水被温柔地擦拭,还可以闻见手帕残留下的沉香,林韵惊讶地抬起头,只看见苏棠笑着说:“你祖母的病会好转的,而且没关系,你还有我啊。”如沐春风大概说得就是这种人吧。也许从那以后,林韵就情窦初开,喜欢上那个总是给她讲江湖趣事的那个温润少年。三 倾喜慕“小姐,别纠结发簪了。夫人在外面都催促我们了,你还想不想见到……”小微的话还没说完,林韵就随手拿出葡萄堵住她的嘴。“来了来了。”说漏嘴的小微心虚地看了一眼紧张的林韵,连忙转移话题,高声地应对外面嬷嬷的回话。城外柳絮纷飞,青草茵茵,飞鸟携着泥土的清香在空中往返。湖面波光粼粼,孩童在湖中扔下石子,顿时荡起一圈圈涟漪,就像某人的心湖,春心荡漾。“林韵,请闭上眼睛,我有东西要送给你。”苏棠背手神秘地说。待到她乖巧地合起双眸时,苏棠将手中的发簪轻轻地插在她的发髻里。他细细地欣赏,虽说这是一枝木簪,但上面的海棠花雕刻地栩栩如生,精致小巧。少了珠宝首饰的雍容华贵,却多了少女本该有清纯美丽,与她很般配。“林韵,初次遇见你,仿佛就觉得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这世间好皮相的女孩很多,好性格的女孩也很多,可偏偏你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你愿意听我说的人间趣话,愿意分享你喜爱的吃食,你的天真烂漫,你的热情大方总是能温暖我。我……我心悦你啊。”苏棠的心里话不禁脱口而出。“其实,我也心悦你。”就像山间的风喜欢上了清晨的钟声,就像晚归的鸟迷恋上了落日的余晖,就像此刻的心怦怦地乱跳。四 不复生林府的院子里堆满了珍贵绸缎,奢华珠宝。就凭着林韵的长相和王媒婆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城里的少年郎不知有多少向林府提亲。可与那些喜庆的绸缎相衬的,却是林韵满脸的愁容。“小姐,吃点东西吧,别把自己的身体饿坏了。”小微将碗筷放在桌子上,担忧地说。林韵的绝食计划是从王爷家的夫人过来提亲开始的。门当户对,才子佳人,本来一段美好的姻缘被大家期待,却因为她的一句:“女儿的年纪还小,不想嫁人”,让人家无奈而归。那晚,林家的老爷大骂:“你的姐姐都已经嫁到他家做人妻,怎么你到了议婚的年龄却偏偏不嫁,那道你想一辈子待在林府吗?那道让全城的人看我们林家的笑话吗? ” 看见爹爹生气地离去,林韵感到伤心,可是苏棠那张笑颜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满含委屈的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对桌子上的菜肴置之不理,坚决地说“我不吃”,仿佛只要坚决下去,就能等到苏棠娶自己的那一天。首饰盒里还摆放着苏棠那日送给她的木簪,美丽如旧。记得那日风和日丽,苏棠对她说,你愿意等我吗?他自知自己家庭的地位配不上那偌大的林府,所以想保卫国家,建军立业,然后风光地娶她为妻。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大抵如此吧。林韵当即点头,愿意等他。世人说林家小姐不懂情爱,所以一直待在闺阁,可是他们不知道,林韵只是把爱情和青春给了另一个,那个人遥遥无期,就像世人都说静明寺的海棠很美,可是他们总是忽略后院的那株寂寞海棠。若是林韵知道她等的结局没有结果,还会那么毫不犹豫地答应苏棠的承诺吗?若是她知道海棠花的花语是苦恋,还会那么喜爱它的美丽高贵吗?坊间有关于海棠花的传说,在玉皇大帝的花园里有一个叫玉女的花神,她经常去广寒宫找嫦娥玩。有一次去广寒宫,玉女看到了一种她从未见过的仙花,清冷艳丽,而且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玉女被深深地吸引了,她心里想着玉帝的御花园中什么花都有了,唯独没有这种美丽的仙花,就向嫦娥请求送她一盆,回头栽在御花园里。嫦娥不肯,解释说着花是如来佛祖给王母娘娘的寿礼。因为这花耐寒,所以种在广寒宫里。玉女管不了这些,再三请求,最终嫦娥答应了她。不巧的是,玉女抱着花刚出广寒宫,就碰见了王母娘娘。王母娘娘看见她手里的花,勃然大怒,怒斥了嫦娥,边说边夺过玉兔的石杵,将玉女和她手里的花一起打下了凡间。仙花到了人间,香魂随风飘去了,从此原有的天香消失,没有了香味。其实,当玉女被海棠花吸引后,于她而言便没有了回头路。一往情深,所以越陷越深而不可自拔;一念成执,所以越抓越紧而痴情断肠。所谓的苦恋大抵如此吧。小微对林韵缓缓道出那个传说以后,学着茶馆说书人那样无奈地摇头,说:“小姐,情深不寿啊。”花开了又谢,雁来了又往。只是在这年复一年的时光里,有两件事情满城皆知。一是晴天霹雳,没有任何迹象,天就开始打雷下雨,可奇怪的是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没有被击倒,只有静明寺的那株海棠树枯死,从此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二是林府家的小女儿已过嫁娶之龄,听说她美若天仙却拒绝了城内所有少年郎的提亲,如今依旧待在闺阁,被他人所不解和惋惜。五 叙前缘苏棠是一株海棠花,在清冷的广寒宫里生活。虽说他世间稀罕,但无人理解也无人倾听,总是感到高处不胜寒。那日,听说嫦娥要准备茶水招待自己的密友,他趁着无人看守,化为人形,偷偷跑到雅间,品尝仙露琼浆。广寒宫里清冷无趣,唯独这酒是他偏爱的。“噗,没想到一向高冷的海棠居然喝得烂醉。”远处传来轻柔柔的声音,让苏棠顿时慌张,就像自己的小秘密被无意间揭发,并且告知于众。“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海棠花?”苏棠微微生气地回头责问,却发现了一张笑盈盈的脸。和嫦娥的脸不同,嫦娥姐姐虽美貌如花,却因思念情人不得相见而愁容满面,面前的这位仙女,她的笑仿佛能融化早春的冰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不知是饮醉还是情动,苏棠喜上心头,面红于颊。“我是花神啊,这天底下哪有我不认识的花。”玉女得意地望着眼前这翩翩少年郎。“那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其它美丽的花,还想……一直看着你的笑容。”苏棠知道如果这一次不能和她待在一起,那么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他知道若是转身错过,就像风吹麦穗,穗不能挽留住风,只能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回忆那惊鸿一瞥的遗憾。“好。”所谓一见倾心大抵如此吧。在玉女的百般请求下,嫦娥心软,让她终于得到了那心心念念的花。这是一个请求,其实这也是一个承诺。然而,出宫门,转天桥,便遇到了王母娘娘。曾经的王母一根簪子就划出银河,阻断了织女的爱情,如今又怎会善罢甘休呢?削仙骨,入凡间,从此天界再无玉女,海棠花再无香气。六 劫余生人生怎能回晚昔,转眼已过五十年。朝代更迭换了几次富贵人家,城南的芳草却依旧。晚间的夕阳绯红,层云里滚烫的金边耀眼夺目。如此风和日丽,苏醒后的苏棠不禁感叹:和最后一次看到的景象差别真大啊。那日,他不忍看见林韵因为祖母的事情伤心,于是违背天命,引花入药,治好了奄奄一息的祖母,不幸的是让自己惹来了天劫。他原想,天劫结束,便与林韵情定终生。可五雷轰顶,天怒于他,让苏棠没有逃生的机会,只能作为一颗枯树,等待五十年的轮回。而如今他就要寻找心心念念的姑娘去了。城南的静明寺香火旺盛,施主络绎不绝,城北的清水湖杨柳依依,孩童嬉笑打闹。从南至北,一路美好相伴,可苏棠的心情却是忐忑不安,曾承诺与林韵执手到老,看春花到冬雪,可如今她还会等待他吗?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老夫人,提着择满菜的篮子步履蹒跚。春风暖人,可是这暖暖的阳光并没有善待她,她的拐杖不经意间没有搀好,手脚不利索,马上就要摔倒了。苏棠立刻走上前去,微微搀扶着她,担忧地说:“老夫人,你没事吧。”老夫人急忙躲避眼神,只做摇头表示无碍。“没事就好,老夫人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你认识林府的最小的姑娘吗?她叫林韵。”“我不认识这个人,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你向别人打听去吧。”老夫人行色匆匆,在苏棠的目光里只剩下背影。路边还能传来孩童的欢闹声,苏棠只剩感叹。我骗了你这么多年,如今轮到你开始骗我。其实,从第一次在广寒宫见到你,我就认识你了啊。明媚狡黠的笑颜,羞涩绯红的脸颊,不知所措的动作 ,我怎么会忘记啊。若是我有变身之术,定不是这般翩翩少年的模样,而是要变成一个老翁,亲手帮你  别上发髻上快要掉落的木棠簪。望着渐行渐远的她,苏棠很想抓住什么。他跑到老夫人的跟前,喘气地说 :“夫人,我真的很想找到那个女孩 ,但是我没有容身之所,我可以寄宿在你家吗?我可以帮你干活,月钱虽然有点少但肯定会给的。”余晖下,苏棠看见面前的她点了头。雁飞云海,夕阳下的我们仿佛一直是都是温柔的模样。七 满树花京城虽大,可是有件事满城皆知。听说静明寺后院的那株枯树竟开满了花,高贵脱俗,美丽却不争艳,引得文人雅客纷纷题诗作画。那些求姻缘的香客也虔诚地在树下祈愿。因为坊间相传,这棵树代表着爱情与陪伴。            娘亲,可不可以呀。”对自己母亲撒娇是林韵最擅长的事。彼时的她正值豆蔻年华,不谙世事,刚刚梳好的发髻因为与姐姐嬉笑追闹而松散微乱。面对母亲嗔怪的神情,林韵没有惭愧,反而将粉香的嫩脸蹭到娘亲的手上,央求着要一起去寺庙祈福。当林母牵着她的手踏进庙里的台阶,发现她在东张西望时,才明白这个小丫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定是听王家姐姐说静明寺的海棠好看才吵闹着要过来的。谁叫她是最让人疼爱的小女儿呢,林母也只能微微叹气作罢。一 初相见林韵初见苏棠那年,正是静明寺里海棠花盛开最美的时候。天真无邪的她拉着同行丫鬟的手,偷偷溜到静明寺的后院。以为娘亲不会发现自己,还暗自偷笑。世人都知道静明寺里的海棠雅而不俗,寺前的几株海棠总会让文人墨客题诗称赞。每至暖春,静明寺的香火不熄,繁盛之景也不知是寺庙香火染了海棠,还是海棠衬了寺庙。然而,前院的脚印多了,人们就自然忽略了后院的风景,其实后院也是有海棠花的,只是一树独立,远及不上前院的华美繁多。可林韵却偏偏喜欢后院的那株海棠,它少了烟火香气,却多了份不染尘世间的清雅,在寸寸暖阳里明媚又不失含蓄地开放着,不理喧嚣,不屑尘俗。“小微,快点替我簪上。”林韵摘下一朵胭脂红的花,迫不及待地拉着身旁丫鬟的手。都说林府的小姑娘清秀可爱,长大之后定是倾城的美貌。此话不是无稽之谈,瞧看她豆蔻之际五官还未长开,可配上明艳的花,却有种独特的美。林韵扶髻问到:“好看吗?”“好看。”寻声而望,却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林韵小心地退后了半步,拽紧着衣摆问:“你是谁,干嘛要偷听我讲话。”“我叫苏棠。”少年眼里盛满笑意:“你别害怕,我是和父母拜香祈福的,由于比较无聊,所以偷偷溜出来了。”“真巧。”因为和少年有着相同的原因,而且他笑起来温暖无害,林韵逐渐放下了对他的心里提防。还是孩童的两人,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令林韵惊讶的是,苏棠好像从未品尝过人间的美味。当林韵拿出冰糖葫芦分享给他时,他说从未尝过这般酸甜美食。市井里的孩子都会喜欢的食物,他竟没有吃过。娘亲说想吃的东西要拿钱才能买的,也许他是贫寒人家的孩子吧。小小的林韵心中暗自猜测,看他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同情。“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吧。”苏棠看着眼前的女孩说:“如果你找到我的话,我陪你继续聊天,如果找不到的话……”林韵追问:“找不到会怎么样?”“只能等到下一次你来静明寺的时候,我才找你玩啊。”少年眼角的笑意愈加好看。“好,那我倒数了。”林韵闭上双眼:“十九……三二一,嘻嘻,我要睁开眼睛了。”空荡荡的后院一时恢复了安静,林韵一边念叨着苏棠的名字,一边寻找她目光所及的每个角落,可是都没有苏棠的身影。“小姐,夫人喊话叫我们去吃饭了。”嬷嬷在一旁笑声催促道。“苏棠,你一定要记得今天答应过我,下次找我玩的。”林韵情急之下,只好提高音量与他道别。不知哪里来的风,吹得后院的这树海棠籁籁作响。定情意 此后去静明寺祈福成为了林韵最乐意的事。因为在小小的后院一隅,苏棠会给她讲人世间的趣事妙闻,林韵也会给他带来精致的香甜糕点。两人晴时花下嬉戏,雨后檐下赏景,晨间促膝交谈,暮晚张望炊烟。四季朝暮,雁来雁往,与苏棠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欢快的,而时光也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溜走了。到了二八年华,林韵发现自己与往日有些不同。以往别人都会夸赞自己长得可爱惹笑,现在总是会说清丽脱俗。曾经只能羡慕地看着姐姐摘下柳条做花环,如今可以轻松的摘柳别花。如果说长相和身材的变化是情理之中的,那么那一件事也是理所应当的吗?过去到了祈福的日子,林韵总会愉快地牵着妈妈的手去添香,然后带上袖子里藏的糕点找苏棠,可是现在她在祈福之前会过分的纠结,这个发髻是否好看,这套衣裙是否得体,待会给苏棠的糕点他是否喜欢。林韵的兄长大她稍许并常年在外,而苏棠年纪与她相仿又聊得尽兴,所以此前林韵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可是这天底下哪有对哥哥总是朝思暮想的妹妹。她身边的贴身侍从开玩笑地说:“这应该是说书人所说的‘情窦初开’吧。”面对小微的捂嘴偷笑,林韵用嗔怪的表情掩饰了内心的慌张。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她突然想起上次去静明寺祈福的情景。那段时间,祖母染上风寒,连着几天都卧病不起。母亲担忧她的身体,便带着林韵去寺里烧香祈福。少女模样的她跪坐在堂前,虔诚地希望祖母能够早日康复,这也是她唯一一次忧心忡忡地来到静明寺。用膳后来到冷清的后院,看见苏棠依旧在那里等待着她,笑容如初,仿佛从未离开过。他轻轻地说:“小丫头,我还在等你的糕点呢。”家人都在为祖母的事感到担心,却没有人在意她的伤心与害怕,此刻看见苏棠依然如约而至,林韵顿时泪如雨下,她带着哭腔说:“我哪有时间给你准备好吃的东西啊,我的祖母生病了。呜呜呜,她是待我最好的人,我好害怕再也见不到她了。”伤心的事情脱口而出,内心突然没有那么压抑了。眼角的泪水被温柔地擦拭,还可以闻见手帕残留下的沉香,林韵惊讶地抬起头,只看见苏棠笑着说:“你祖母的病会好转的,而且没关系,你还有我啊。”如沐春风大概说得就是这种人吧。也许从那以后,林韵就情窦初开,喜欢上那个总是给她讲江湖趣事的那个温润少年。三 倾喜慕“小姐,别纠结发簪了。夫人在外面都催促我们了,你还想不想见到……”小微的话还没说完,林韵就随手拿出葡萄堵住她的嘴。“来了来了。”说漏嘴的小微心虚地看了一眼紧张的林韵,连忙转移话题,高声地应对外面嬷嬷的回话。城外柳絮纷飞,青草茵茵,飞鸟携着泥土的清香在空中往返。湖面波光粼粼,孩童在湖中扔下石子,顿时荡起一圈圈涟漪,就像某人的心湖,春心荡漾。“林韵,请闭上眼睛,我有东西要送给你。”苏棠背手神秘地说。待到她乖巧地合起双眸时,苏棠将手中的发簪轻轻地插在她的发髻里。他细细地欣赏,虽说这是一枝木簪,但上面的海棠花雕刻地栩栩如生,精致小巧。少了珠宝首饰的雍容华贵,却多了少女本该有清纯美丽,与她很般配。“林韵,初次遇见你,仿佛就觉得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这世间好皮相的女孩很多,好性格的女孩也很多,可偏偏你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你愿意听我说的人间趣话,愿意分享你喜爱的吃食,你的天真烂漫,你的热情大方总是能温暖我。我……我心悦你啊。”苏棠的心里话不禁脱口而出。“其实,我也心悦你。”就像山间的风喜欢上了清晨的钟声,就像晚归的鸟迷恋上了落日的余晖,就像此刻的心怦怦地乱跳。四 不复生林府的院子里堆满了珍贵绸缎,奢华珠宝。就凭着林韵的长相和王媒婆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城里的少年郎不知有多少向林府提亲。可与那些喜庆的绸缎相衬的,却是林韵满脸的愁容。“小姐,吃点东西吧,别把自己的身体饿坏了。”小微将碗筷放在桌子上,担忧地说。林韵的绝食计划是从王爷家的夫人过来提亲开始的。门当户对,才子佳人,本来一段美好的姻缘被大家期待,却因为她的一句:“女儿的年纪还小,不想嫁人”,让人家无奈而归。那晚,林家的老爷大骂:“你的姐姐都已经嫁到他家做人妻,怎么你到了议婚的年龄却偏偏不嫁,那道你想一辈子待在林府吗?那道让全城的人看我们林家的笑话吗? ” 看见爹爹生气地离去,林韵感到伤心,可是苏棠那张笑颜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满含委屈的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对桌子上的菜肴置之不理,坚决地说“我不吃”,仿佛只要坚决下去,就能等到苏棠娶自己的那一天。首饰盒里还摆放着苏棠那日送给她的木簪,美丽如旧。记得那日风和日丽,苏棠对她说,你愿意等我吗?他自知自己家庭的地位配不上那偌大的林府,所以想保卫国家,建军立业,然后风光地娶她为妻。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大抵如此吧。林韵当即点头,愿意等他。世人说林家小姐不懂情爱,所以一直待在闺阁,可是他们不知道,林韵只是把爱情和青春给了另一个,那个人遥遥无期,就像世人都说静明寺的海棠很美,可是他们总是忽略后院的那株寂寞海棠。若是林韵知道她等的结局没有结果,还会那么毫不犹豫地答应苏棠的承诺吗?若是她知道海棠花的花语是苦恋,还会那么喜爱它的美丽高贵吗?坊间有关于海棠花的传说,在玉皇大帝的花园里有一个叫玉女的花神,她经常去广寒宫找嫦娥玩。有一次去广寒宫,玉女看到了一种她从未见过的仙花,清冷艳丽,而且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玉女被深深地吸引了,她心里想着玉帝的御花园中什么花都有了,唯独没有这种美丽的仙花,就向嫦娥请求送她一盆,回头栽在御花园里。嫦娥不肯,解释说着花是如来佛祖给王母娘娘的寿礼。因为这花耐寒,所以种在广寒宫里。玉女管不了这些,再三请求,最终嫦娥答应了她。不巧的是,玉女抱着花刚出广寒宫,就碰见了王母娘娘。王母娘娘看见她手里的花,勃然大怒,怒斥了嫦娥,边说边夺过玉兔的石杵,将玉女和她手里的花一起打下了凡间。仙花到了人间,香魂随风飘去了,从此原有的天香消失,没有了香味。其实,当玉女被海棠花吸引后,于她而言便没有了回头路。一往情深,所以越陷越深而不可自拔;一念成执,所以越抓越紧而痴情断肠。所谓的苦恋大抵如此吧。小微对林韵缓缓道出那个传说以后,学着茶馆说书人那样无奈地摇头,说:“小姐,情深不寿啊。”花开了又谢,雁来了又往。只是在这年复一年的时光里,有两件事情满城皆知。一是晴天霹雳,没有任何迹象,天就开始打雷下雨,可奇怪的是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没有被击倒,只有静明寺的那株海棠树枯死,从此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二是林府家的小女儿已过嫁娶之龄,听说她美若天仙却拒绝了城内所有少年郎的提亲,如今依旧待在闺阁,被他人所不解和惋惜。五 叙前缘苏棠是一株海棠花,在清冷的广寒宫里生活。虽说他世间稀罕,但无人理解也无人倾听,总是感到高处不胜寒。那日,听说嫦娥要准备茶水招待自己的密友,他趁着无人看守,化为人形,偷偷跑到雅间,品尝仙露琼浆。广寒宫里清冷无趣,唯独这酒是他偏爱的。“噗,没想到一向高冷的海棠居然喝得烂醉。”远处传来轻柔柔的声音,让苏棠顿时慌张,就像自己的小秘密被无意间揭发,并且告知于众。“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海棠花?”苏棠微微生气地回头责问,却发现了一张笑盈盈的脸。和嫦娥的脸不同,嫦娥姐姐虽美貌如花,却因思念情人不得相见而愁容满面,面前的这位仙女,她的笑仿佛能融化早春的冰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不知是饮醉还是情动,苏棠喜上心头,面红于颊。“我是花神啊,这天底下哪有我不认识的花。”玉女得意地望着眼前这翩翩少年郎。“那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其它美丽的花,还想……一直看着你的笑容。”苏棠知道如果这一次不能和她待在一起,那么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他知道若是转身错过,就像风吹麦穗,穗不能挽留住风,只能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回忆那惊鸿一瞥的遗憾。“好。”所谓一见倾心大抵如此吧。在玉女的百般请求下,嫦娥心软,让她终于得到了那心心念念的花。这是一个请求,其实这也是一个承诺。然而,出宫门,转天桥,便遇到了王母娘娘。曾经的王母一根簪子就划出银河,阻断了织女的爱情,如今又怎会善罢甘休呢?削仙骨,入凡间,从此天界再无玉女,海棠花再无香气。六 劫余生人生怎能回晚昔,转眼已过五十年。朝代更迭换了几次富贵人家,城南的芳草却依旧。晚间的夕阳绯红,层云里滚烫的金边耀眼夺目。如此风和日丽,苏醒后的苏棠不禁感叹:和最后一次看到的景象差别真大啊。那日,他不忍看见林韵因为祖母的事情伤心,于是违背天命,引花入药,治好了奄奄一息的祖母,不幸的是让自己惹来了天劫。他原想,天劫结束,便与林韵情定终生。可五雷轰顶,天怒于他,让苏棠没有逃生的机会,只能作为一颗枯树,等待五十年的轮回。而如今他就要寻找心心念念的姑娘去了。城南的静明寺香火旺盛,施主络绎不绝,城北的清水湖杨柳依依,孩童嬉笑打闹。从南至北,一路美好相伴,可苏棠的心情却是忐忑不安,曾承诺与林韵执手到老,看春花到冬雪,可如今她还会等待他吗?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老夫人,提着择满菜的篮子步履蹒跚。春风暖人,可是这暖暖的阳光并没有善待她,她的拐杖不经意间没有搀好,手脚不利索,马上就要摔倒了。苏棠立刻走上前去,微微搀扶着她,担忧地说:“老夫人,你没事吧。”老夫人急忙躲避眼神,只做摇头表示无碍。“没事就好,老夫人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你认识林府的最小的姑娘吗?她叫林韵。”“我不认识这个人,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你向别人打听去吧。”老夫人行色匆匆,在苏棠的目光里只剩下背影。路边还能传来孩童的欢闹声,苏棠只剩感叹。我骗了你这么多年,如今轮到你开始骗我。其实,从第一次在广寒宫见到你,我就认识你了啊。明媚狡黠的笑颜,羞涩绯红的脸颊,不知所措的动作 ,我怎么会忘记啊。若是我有变身之术,定不是这般翩翩少年的模样,而是要变成一个老翁,亲手帮你  别上发髻上快要掉落的木棠簪。望着渐行渐远的她,苏棠很想抓住什么。他跑到老夫人的跟前,喘气地说 :“夫人,我真的很想找到那个女孩 ,但是我没有容身之所,我可以寄宿在你家吗?我可以帮你干活,月钱虽然有点少但肯定会给的。”余晖下,苏棠看见面前的她点了头。雁飞云海,夕阳下的我们仿佛一直是都是温柔的模样。七 满树花京城虽大,可是有件事满城皆知。听说静明寺后院的那株枯树竟开满了花,高贵脱俗,美丽却不争艳,引得文人雅客纷纷题诗作画。那些求姻缘的香客也虔诚地在树下祈愿。因为坊间相传,这棵树代表着爱情与陪伴。

文章标题: 海棠亦思归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1811-0.html
文章标签:海棠  亦思归

[海棠亦思归]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