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生死弥留

时间: 2019-08-13 | 作者:6么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37次

  芸芸众生里,翻云覆手雨。而他和她,不过是菩萨手中紧握着的,能与人类连接起来的两根线罢了。一个一身旧世纪黑套装,一个身穿晶剔透白纱裙。修成正果羽化登仙那天,菩萨叹了叹气说,“世间万事皆无常,你们两个就叫无常吧。”菩萨住在他能够在人间仰望到的月里。黑衣先生举杯对准明月,又把杯中明月一饮而尽。最近几十年,他们总为一些寿数已尽的凡人动心,瞒着菩萨眼,推迟凡人上路的时间,制造一些假象来迷惑,满足他们的临终心愿。他握紧了酒杯,嘴角微上扬,笑每一个故人离开时的满足的微笑,却又更紧的握住了酒杯。几百年来,有一个念头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万事皆有常,只叹菩萨蛮。凡间每一百年,会下一场厚重却无风,细碎不洋洒的雪,换句话说,就是静静的下着。那是菩萨所说的冥雪节,凡人不知,每一片雪花,代表马上再转世的一个亡魂曾经的一世之缘,落下了,明日阳光正暖时,融化,缘落,不念此生。他望着茫茫飞雪,思绪万千……今年的雪,格外多,代表那么多缘,无人去解。一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我就那么想开车送她回家,不看她,没说话,各自心里是各自的天涯。那一别到现在,十五年了,他折磨了自己十五年,懊悔了十五年,孤独了十五年。张蓝影开着车,路过这座依然孤独没有太大生机的城市,四周景色退去,如同自己的岁月,而属于自己的旧时光如同多年被雨水打湿风吹磨砺的露天纪念碑,没有肃穆的庄严,反而让自己觉得可憎。她变成了什么模样?他不想,又不得不想,加速,飞驰,丝毫没留恋回看自己曾经栖身的城市。城市被怀念至极,也因那里一直有你。所以此时,无暇顾及。张蓝影将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期待整整十五年,是包括无数沉睡夜晚梦里的,一分,一秒,完整的十五年,她是夜里的黑,他心中的魔。紧紧衣服,目光远望,佯装潇洒。在合适不过的点缀,天空中下起了洋洋洒洒的初雪,菩萨蛮不讲理,我们分开十五年。音容如今何样?浮想联翩,又期待着你翩翩走来。思绪转着转着,他回想起了十五年前,大三的某一天,他拿到了公费留学的机会,他流泪,奔跑途中脱去如同压力一样赘在身上的外套,他家里不富裕,旁人无法理解这个机会给他未来生活将带来的转变。他在她的宿舍楼下等了很久,那天,也是下初雪的日子,洋洋洒洒,静谧而深沉,男孩子不觉得冷,反而喘着粗气。而她说她病了,起不来,男孩喉咙上下滑动,看来她知道他要走了。他没再执着的一直等在楼下,只有雪伴随着他,不曾共有过家,可还是提前等到了白发,他笑笑,他们说过要白头的,他做到了,他一直如此,我没负了你,对你所为我的爱而不在乎。可就像电影里说的,他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她就是没挽留,他没回头,这一走就是十五年。“别来无恙,李粉墨”他站在镜子前,练习了很多遍,却在见到她的时候,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忘不掉那无声告别,忘不掉冻伤的皮肤,回到温室里才发觉的,刺骨钻心的痛。“好久不见,张蓝影。”还是她先开的口,他沉默了,我错过了你十五年的光阴,他开始后悔了,不应该回到她的身边。雪花落在他们之间,也落在他们的头上,这一次,老天把他们俩的青丝一起染成了白发,可是,这一次,凄凉在于他们没借助过多的飞雪,飞雪依旧,可他们,都不再年轻。时光回到了十五年前,临走的时候,李粉墨给了他一封信,信里说清了她决定放弃机会的原因,自己有遗传的眼翳,不适合未来室外的高强度实习生活,她说让他放心的去,再回来,她想让他做她的眼睛,把经历的一切说给她听,无论雪雨,阴晴,喜怒,哭泣。他把冠冕堂皇的理由的信笺撕碎,漫无目的的在异乡的街道上走,把她寄来的钱施舍给每一个乞丐。后来他又骗自己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得不说,人类的爱情是最伟大的,这样的几句话,支撑了他十五年。多少个吃快餐店剩面包的夜,他站在路边,望着街角,孤影茕茕,一次都没哭,但也没有一次心情好。余生不长了,这也是他回来的原因,张蓝影一直有这种预感,感觉这一生再不见到她,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他把最好的车,却开到最慢,然后绕过了整个城市,绕走了半生,想这样,绕过一世。……电视机前,黑衣先生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白衣太太忙里忙外,几十年才有一次的假期,想不到,会有这么无聊,真是佩服这世界里的所有人,为了每天活下去,为了心爱的人,在无聊的世界里这样无聊的生活着。“我是本台的外景记者,折蓝桥是本市交通事故多发路段,目前又有一起交通事故发生,我们刚刚赶到现场,目前了解到有两名伤者生命垂危,已经送往医院……”黑衣的手机响了,是一张定位在医院的图片。太太从厨房里探出头,先生转过头看着她。“收拾好了么?”太太点点头,先生起身。“是哪一个?”“到了就知道了。”二会记住那个岁月的,因为我左边是你,你右边是我。我们毕竟曾经因为彼此,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似梦似醒生死弥留的时候,张蓝影借助微弱的心跳想起了一幅这样的情景,再熟视无睹不过的城市的一个角落,他挽着李粉墨的手,走过这个城市里自认为最繁华的街,指点这大厦高楼,羡慕着里面安逸生活的人,他没办法带她去有趣的地方,只能这样走走,一只手与她紧握,兜里只剩下两个硬币,隐隐约约的发出声响,地下铁通道流浪的歌者唱着歌谣,她说卖唱的人真的可怜,唱的歌也真的好听。原来还有比他们生活的更窘迫的人。他想都没想,把那两枚硬币放进那人的吉他盒子里,那时的他,可以为她做一切,可是除了这两枚硬币,他一贫如洗。……不久之后,蓝影就苏醒了过来,他发觉自己的身体格外的轻盈,这样太好了,看来伤的不重,他坐起身子来,望见了分别着装黑白的男女,转过头,又看见了伤痕累累的自己。他明了,他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他在两人之间坐下,呼出了一口气,每呼出一口,会感觉自己很冷,看来,他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们是来带我走的?”“别紧张,我们只是路过”“这是所谓的灵魂出窍?”“按照你们所谓的科学解释,算是一种你虚弱身体对生命渴望而发出的脑电波,算是幻觉吧。”“你们?”“我们是把灵魂引到该去的地方的差使。”黑衣先生说。“你回到身体上,不要动,三天以后你会苏醒,把你看到的,当做是梦就可以了。不出意外,你什么都记不住。”“离开人世的是李粉墨?”白衣女人点点头。“我们在等她生命真的结束,然后带她去应该到的地方。”“她还有多久?”“半小时”……处于昏迷的自己,没办法移动太大去隔壁看看要离开的,她最喜欢的人。而张蓝影是坚强的人,他没哭,沉默了五分钟,他恳求差使帮他个忙,他说了很多自己干过的缺德事,他湿润着眼眶说,因果报应为什么不是自己?“请你们带我走,替换她,带我走。”他恳求他们帮帮忙,起码他们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想看看她的十五年,和他一生中到现在都不知道答案的几件事情。然后,他毫无挂念,代替她离开着烟火气味的人间。他们只应许了看看她的故事,前提是把遇见他们的事情永远的埋藏在心里。黑衣先生又一次为不值一提的凡人心动。“我离开这座城市的那天,她到底在做什么?”白先生拿出了一面镜子,放在他的眼前……十五年前的那天,那座城,下起了第一场雪。李粉墨站在窗前,偷偷的望着来找自己的张蓝影,就这样看着他,一直到他白了头。中间她还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冻红了的鼻子,她也感觉到冷。她又看着那个冻红脸颊的少年笑了,把那张出国申请表,和所有的准备材料撕碎。原来那个突然放弃机会的是她,镜子前的他想着,那种感觉是怎样子的呢?就像是走在冰封的湖面上,突然掉进了水里,醍醐灌。若不是突然的与神相遇,人们都一样,对一些东西按照自己的想法将记忆保存下去,就像鱼生活在水里,也死在水里。“这一生最爱我的人是谁?”“你的父母,这种没技术含量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了”“李粉墨一生最幸福的时候?”……那是一个艳阳天的傍晚,千里云海,太阳将整个天空染成了紫色,李粉墨在厨房里熬着粥,阳光还是照到了她的侧脸,面色甜蜜,和离开时不同,那里的她,比当年成熟的更多,变成了齐耳短发,但是她永远是她。天边的紫霞不如她好看,蓝影在心里说。她把粥盛出一小勺,用嘴轻吹,这时,房间里传开了孩子的哭声,她没有把勺子放下,匆匆跑进房间里,把孩子抱在怀里哄起来,把那一勺吹凉的粥放在宝宝的嘴里。孩子不再哭,看着李粉墨。眼睛像她,嘴巴也像她。“妈……妈……”那是宝宝第一次学会喊妈妈,蓝影从镜子里看见了他自己都没看见过的,她的笑容。他开始遗憾了,原来她结婚了,遗憾的也不是她结婚了,真正遗憾的,是那个坐在她的对面吃着晚餐,听她开心的讲孩子会叫妈妈了的人,不是自己。遗憾着,遗憾着,他开始想象那样子的情景,他下班回家,抱着可爱的孩子,听她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他听。夕阳依旧照着所有人,但是那一天,他会认为,自己的身上,是最暖的阳光。“他还有孩子,离开了怎么办?”“时间不多了,还有什么想看看的,快说吧,我们要带她走了。”蓝影站起身,“我不会保守秘密,除非你带走我,我替她,我这一生,为了回来,做的错事,肯定比她多,为什么死的不是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吧,时间不多了。”“答应我,你就从来没怀疑过你的主人?从来都一切公平?”一生没哭过的蓝影,这时的脸颊滑落了眼泪,他踱步走向墙壁,触摸,似乎有隔壁她的气息。因为,刚才她的笑,真的太美,而让她真正开心的人,不是自己,有这个笑容,比起回国找她,坐在可以消费起的餐馆吃着昂贵的晚餐要好的多。他还是些许遗憾的,是没有亲眼看见她最漂亮的笑,最欣慰的,是自己在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目睹发生过的事情。“问最后一个问题吧,问个最重要的,然后再决定,你来决定,我给你个离开的机会,代替他的机会,前提是你答应经受自己的一生罪过,来生猪狗牛羊,不后悔!”还剩五分钟。他最不后悔的事情,起码还算是有一件的,就是无论镜子里一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他都会替代她离去。这是他最不后悔的事情。“她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是什么?”还剩三分钟。“别再不吃饭了,这两个硬币奖励你。”李粉墨把自己仅剩下的两个硬币给了他。她抓着他的手,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越饿就越紧,因为她知道,他不会放下她不管,晕倒了又能怎么样呢,她有他。再熟视无睹不过的城市的一个角落,他挽着李粉墨的手,走过这个城市里自认为最繁华的街,他没办法带她去有趣的地方,只能这样走走,一只手与她紧握,兜里只剩下两个硬币,隐隐约约的发出声响,地下铁通道流浪的歌者唱着歌谣,她说卖唱的人真的可怜,唱的歌也真的好听。原来还有比他们生活的更窘迫的人。他想都没想,把那两枚硬币放进那人的吉他盒子里,那时的他,可以为她做一切,可是除了硬币,他一贫如洗。原来,她饿了两天,蓝影泣不成声,她陪着她度过了最困难的岁月,他却这么迟才回来,卖唱的人还在么?你记不记得那天,人很少,一个男孩子牵着女孩子的手,给你扔了他们仅有的两枚硬币,因为,那个说你唱歌好听,说你可怜的人,是他最爱的人。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是和你一起挨饿,是爱着你,我从没放弃你。对不起,又谢谢你。最后一个画面,是她的婚礼前夜,睡觉前,她把这些字,写在日记里。黑白差使不说话,看来带走的,注定要是面前的这个人了。……三天后,粉墨醒来,感觉心里空,走出病房,得知了他去世的消息。永远都不要感觉说喜欢她,不远万里去见她还太早。莫负好时光,珍惜眼前人。……“你倒是告诉我哪一个啊?”太太看着先生。“男的”

文章标题: 生死弥留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1793-0.html
文章标签:弥留  生死

[生死弥留]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