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婴儿

时间: 2019-07-10 | 作者:1来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08次

  一那是个下着大雪的冬天,魔女本来是要出门去买糖葫芦、烤地瓜、糖炒栗子、桂花糕、冰激凌、汉堡包、炸鸡、薯条和鸡蛋仔的。结果一推开门,一个装着婴儿的襁褓就放在门口。魔女皱了三秒的眉头,把小孩抱了回去。“诶,你们说。”魔女把小孩放在桌子上,冲着她养的一只猫两只狗一本正经的问到,“这个会不会比糖葫芦、烤地瓜、糖炒栗子、桂花糕、冰激凌、汉堡包、炸鸡、薯条和鸡蛋仔好吃?”二“果然起名字是很要命的事情。我最烦这种麻烦的事了。”魔女往沙发上一躺,长发盖住一半脸。她撅嘴一吹,“呼!”头发全被吹脑后去了。那只叫墨墨的猫坐在桌子上舔爪子,“你才为这事思考了三分钟。”“是吗?”魔女一扭头。“我怎么记得有三分钟又四十秒。”“随便起一个好了啊。”狗狗也看不下去了,“又不是你生的。”“名字这种事怎么可以随随便便?”魔女腾的一下坐起来。“捡到她的那天是冬天,还下着雪。就叫冬雪好了!”魔女把孩子举了起来,“跟我姓,那就是王冬雪!”猫咪瞪圆了眼睛,爪子舔到一半舌头还在外面,“真的是好不随便的名字。”三“啊!”魔女沮丧的坐在沙发上,“养孩子果然是费心费力的事。”“都没有空去买烤地瓜,糖炒栗子,油酥火烧了。”“那把孩子吃掉好了。”狗狗倒是心安理得。“好主意。”魔女伸手一挥,一口汤锅落在身边。然后顺手揭起了盖子。“喂,你还真吃啊?”狗狗变成人形一下抢过锅盖,又给盖上了。“不吃怎么办?哪里有多余的糖葫芦,冰激凌,炸鸡和汉堡来喂她啊。”“emmm……”狗狗不说话了。魔女又一挥手,一堆花椒,大料,生抽老抽味极鲜和味精落在了身前。“喂喂喂!你不养我养。”这只金毛狗狗一把抱过孩子。“就等你这句话呢。”魔女露出胜利的微笑,一个响指,汤锅调料全变成了冰激凌。四两只金毛狗狗变成了一对夫妻,带着孩子搬了出去。家里只剩下魔女和那只黑猫了。“小烦人鬼走了真是舒心呢。”魔女躺在床上,身边放满了糖炒栗子,桂花糕,薯条可乐和炸鸡。“是吗?那你怎么最近饭量反而少了?”黑猫也坐在床上,斜着眼看魔女。“变成猪!”魔女大喊。嘭!黑猫不见了,一只荷兰猪出现在床上。“我这是在减肥,你懂什么!”“算了,和你讲你也不明白,我还是去看看我的小烦人鬼。”“你不才看完回来吗?”刚变回原型的黑猫又发声了。“变成猪!”魔女的大喊从门外传来。嘭!荷兰猪又出现了。五“这么快已经上大学了呢。”魔女站在候车大厅外面,里面是提着行李的冬雪。“所以你打算怎么办?”黑猫就在魔女肩头。“不怎么办,回去继续吃好吃的。”“那你最近为什么又在伪造入学手续。”“想再去大学玩一回。”“你不是说你懒得搭理那些人类吗?”“而且为啥和她是一个大学。”“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变成猪!”嘭!魔女的肩上站了一只荷兰猪。六魔女的家里有一个大壁橱,里面放满了毕业证书和博士帽。那是她一次次游历人间的证明。魔女不老不死,所以她要不断的更换身份和住址,免得人们怀疑。她成了各个大学里,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但她经历太多大学生活。终于是过够了。所以最近十几年干脆天天躲在家里也不愿再伪造身份去上学了。直到这一次。“啊,马上要入学了。这样家里就你一个了呀!”魔女看着黑猫。黑猫识相的没说话,低头舔爪。“不能留你一人在家啊。你去小烦人鬼身边呆着吧。”魔女的笑不怀好意。“寸步不离哦”“那我叫什么啊?我得有个人类身份吧。”黑猫一脸无奈。“自己想。”“迪丽热巴!”黑猫兴奋起来。“跟我姓!”“为啥?我又不是你女儿。我就叫迪丽热巴!”“变成……”“好好好!跟你姓,王宇馨行了吧。”“行了你还不快去!变成……”黑猫唰的一下跑没影了。七“子薇!我不想当这个部长了。要管的事好多啊!”王冬雪又抱着她的朋友哀嚎起来。说来也奇怪,这个女生平时面无表情的,好像对谁都很冷漠。唯独对阿雪笑容满面的。还和她报了同一个学生会部门。“那你别去竞选了。”“可是我不去,礼仪部就没人去了啊。”“我去就是了。”“你不是最怕麻烦么?”“那你去吧。”“别!子薇你最好了!”“哼,你就知道压榨我。”“请你吃糖葫芦和糖炒栗子!”“再加一块烤地瓜。”“成交。”八“子薇,晚上你带小孩训练好不好,我就不去了。”“好。”“子薇,院里的活动你去出礼仪吧,我有点事嘿嘿。”“好。”“子薇,我好饿,你陪我去吃火锅吧。”“好。”王冬雪也不明白为啥她这个朋友对自己几乎是有求必应,但她现在没空去弄明白这件事了。她谈恋爱了。“真是的,有了对象忘了娘。”魔女抱着一包糖炒栗子对着散步的两人咬牙切齿。“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类嘛,就那几十年的寿命,当然要抓紧时间谈恋爱,不然像你一样整天光知道吃吗?”黑猫变得女孩不知道从哪跑来了。“变成……”“别急,我去给他们捣捣乱。”趁那个猪字还没出来,墨墨一溜烟跑前面去了,一把抱住正和对象散步的王冬雪。“阿雪!我们去吃好吃的吧。”九阿雪失恋了。她在假期和男孩大吵了一架,两个人决定分手。“子薇,你失过恋吗?”阿雪趴在火锅店的桌子上。魔女不知道说啥好,她想起来六百年前的一个东方道士,坐下骑着蓝色的鱼,头上盘旋着金色的鸟。还想起来四百年前一个曾梦想成为世界闻名音乐家的西方琴师,弹的乐曲像是多瑙河里的流水一样动听。“失过。”“你谈过恋爱?”阿雪把头抬了起来。“嗯,以前的事了,和一个搞音乐的。”“抱歉。”“没事,都过去了。”“那你当时不难过吗?”王冬雪又趴回去了。“难过啊。”“那你怎么办的。”“我给糖炒栗子施了魔法,吃了它们就不难过了。”“真是个好方法,那你能给火锅也施个魔法吗?”阿雪笑了笑。“好啊。”魔女在火锅上挥了挥手。星星点点的光芒掉了进去,当然阿雪看不见。“试一下?”魔女夹起来一块肉递给阿雪。阿雪笑着抬起头来,眼角还亮晶晶的。她用筷子接过魔女递过来的肉,一口吞下,然后又在锅里夹了一大筷子,也塞进嘴里。“有效果吗?”“是好了一点。”阿雪又笑了,嘴里还嚼着,不过咽着咽着就有点睁不开眼了。魔女的魔法要在梦里才有最好的效果。所以她在魔法里还用了安眠术。“子薇,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阿雪迷迷糊糊地趴桌子上睡着了。魔女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阿雪,笑了起来,半边头发掉下来遮住了一只眼。呼,一下吹上去。“因为……”“我是你妈妈啊。”                                  十魔女坐在没人的教室里,拄着腮帮子发呆,双目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外投来的阳光撒在她软绵绵的头发上。“喂,你说过我写小故事哄你女儿开心,你就请我吃烤肉的吧。”“不请。”魔女的表情一点没变。“诶?说好的吧,喂。”“你把我身份都泄漏出去了,还想让我请客?”“那个没关系的,我在文章最后标上:“本文纯属虚构,与真实情况无关”就可以了。”“那也不请。”“啊嘞?”“没钱。”“你不是活了上千年吗?”“即使上千年,月光族也不会攒下钱来的,这点道理你不懂么?”魔女回头一笑,这回眼睛里充满了得意。“切~明明是钱都拿去养闺女了吧。”“才没有!”                                十一“不扯了,你打算怎么办?”“什么怎么办?”魔女回过头去,看着桌子,脸上的笑容像捉迷藏的精灵,一下消失。“新的检察官上任,查得越来越严了。没有任何手续,你不能领养人类小孩的。”“走一步看一步吧。”“换个城市吧,离开那孩子。二十年了,她可以自力更生了。”魔女没说话,低着眼。身后的人一转身,出门走了。                              十二“阿雪,你说毕业以后,你自己一个人咋办呢?”魔女把手机放在桌上,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你这是在诅咒我单身一辈子么……”“”魔女回了个笑哭的表情,笑了笑,把手机收了起来。看向面前西装革履的律师“我会受到什么惩罚。”“被指控私自收养人类,如果罪名落实的话,大概会被判处有期徒刑吧。”“多久?”“直到涉及的相关人类寿命耗尽为止。”“帮我脱罪。”“很难,我看还是争取减刑或者改有期徒刑为异地管制……”“帮我脱罪。”“证据太全了,脱罪的希望渺……”“帮我脱罪。”魔女盯着眼前的律师。“我尽力。”                                                          十三“现在宣布开庭,泰安市中级妖族与非人类法院开庭审理魔女族王某非法领养人类成员一案。”一身正装的獬豸坐在法台面前。他们一族大多都是做法官这个职位的。“下面由检查方陈述意见。”“感谢法官,”新上任的检察官是一只年轻的重明鸟,“这是我们在监控中拍摄到的人类女孩,她的身份是王氏夫妇的女儿检察官把图片举高展示给法官。“我们彻查了所谓王氏夫妇的档案。”“发现其真实身份是妖族成员,而且其契约所属以及拥有的相关财产,所有权均属于被告王女士。”“而王女士却从未报备任何收养人类的相关手续。”“以上”,检察官展示完手中的证据,向法官点头示意。法官看了提交的文件,点了点头,看向被告,“被告辩护律师可有意见?”“我申请证人出庭。”                              十四看着领上来的证人,魔女有点懵,皱着眉头看向辩护律师。不过律师并没有看他,而是拿着一张照片走向前去。“请问先生是否认识图片上的人类女孩。”“认识。”“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养父女。”旁听席瞪起来一片大眼。法官也有点惊诧,只有检察官还一脸淡定。“能讲一下为何这个女孩会出现在王女士的契约妖族家中吗。”“我领养之后突然遇到了一些私事,需要人帮我照看孩子,而我正好认识王女士的契约妖族。”证人的声音认真而严肃,和那天在教室里让魔女请客的语气完全不一样。“法官大人,我问完了。”辩护律师走回被告席,面对魔女疑惑的目光,无奈苦笑。“证据太确凿了,要想脱罪,只能有人给你顶罪。”                                十五“那检查方有什么要问的么?”法官转头看向另一边。“感谢法官,”重明鸟笑的有些奇怪,“请问证人先生为何会收留一个人类女孩?”“看到她被遗弃感觉太可怜了。”“有多可怜?有全家被烧死,自己还被帮凶带走抚养的女孩可怜吗?”检察官声音里仿佛有冷笑。证人的瞳孔一下缩到针尖大小。“我抗议,对方的问题与本案无关。”“抗议有效。”法官敲了一下木槌,“请检察官更换问题。”“好,”重明鸟从原告席走出来,眼睛一直盯着证人,“那公元983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请问你在哪里?”“在进京赶考吧应该。具体在哪不记得了,一千多年了已经。”“记不得了吗?怕是王女士都还记得吧。那天魔女村被人类的道士们围剿,无一幸免啊。”“我抗议!这个检察官根本不知道在问什么!”“好好!我换问题。”法官的法槌还没敲下,检察官就出声认错,然后快步走向证人。“你之所以收养一个人类小孩给王女士,是因为这两年她又要回村子瞧瞧,你害怕了对不对?”“你怕她知道当年道士们为何能找到地方。所以找个人类小孩转移王女士的注意力。”“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法官大人……”“你抗议也没用。等退庭我就起诉你,那时候“与本案无关”可就不好使了。”“你没法起诉我,追诉时效早就过了!”全场寂静“我问完了。”                            十六“驾!驾!”书生骑着马在小道上狂奔,一身长衫哗哗作响。左歪右晃的看得出他骑术并不好,但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身后的村子上空,一条火龙盘旋。官家派来的道士有多大的神威不是他这种平民儒生能想得到的。天上除了火龙,还有不知道多少飞剑唰唰破空。“驾!”书生回头一看,又狠踢了一下马肚子。跑到官道上就安全了。“唔呕!”“我要回家!呜哇……”怀里的小孩子一直在哭闹,大概是山路崎岖,书生又不善马术,马颠的太厉害,哭闹之余竟还呕吐了起来。“咳咳!呜哇哇……”“我要回家~”“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等下,等下我就送你回家。”“驾!”书生还是一脸焦急。身后的村子已经着了起来。大火带起的黑烟直冲天上的火龙。他回头望一眼,仿佛能听见村子里面女人们的惨叫。就快要跑出道士们的封锁范围了。书生下意识地捏了捏马鞍上挂的钱袋。里面有金锭三百两,卡的都是官银的大印,是官家的赏钱,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丹药葫芦。据说里面的药是魔女们用自己的血炼成的,能使人长生不老。                            十七法庭外,证人站在魔女身边,走廊尽头走过来的是刚刚的检察官。“你根本不关心那个人类女孩,你是冲我来的。”证人盯着检察官的脸。不过后者并没有理睬,而是径直走到魔女面前,“公诉的追诉时效已经过了,可按照妖族律法,刑事自诉不设期限。你若要告,我这有很好的律师。”检察官把嘴靠在魔女耳边,“证据什么的,回村子找找肯定能找到的。”说完扭头就走了。魔女转头看向刚才的证人。“你不是说道士们是突然出现的吗?”“不是说娘为了感谢你,还给了你长生不老的仙药吗?”证人抹了把脸没说话。“这两天我要回去看看。”“…….”“我要回家!”                                十八“感谢姑娘招待。书生我不小心把腰带上的玉佩落在了村里。姑娘可曾见过?”“不曾见过,先生快去下榻的房间看看,也许是我打扫时疏忽了,还落在房间也说不定。”书生答谢之后,赶紧走向了之前借宿的屋子。这村庄地处偏远,一般人根本我找不到。这书生也是因为进京赶考迷了路,误打误撞才找到的。找到之后就觉得奇怪。这诺大的村庄,竟没一个男人。全是些姑娘也就罢了,可竟全是十几岁的妙龄女子。唯一一个例外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而且一句“姑娘”就能惹的村里所有人哄然大笑。这书生越琢磨越不对,哪敢久留。夜里提笔写了个答谢书,放在桌子上就连夜逃了。逃到官路上,看了皇榜才知道,这八成就是魔女一族的聚集地。官府的道士说这魔女一族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不老不死。倒也有魔女和凡人婚娶,只是凡人性命百年,魔女为了给丈夫续命,往往用他人骨髓和自己的鲜血炼制长生药。“这人活百年本是命数,哪能由她们这般害人续命。况生了孩子还要给女童也续命成魔女一族,又要害人。当族啊。”书生没听这老道士叨唠。他只看见皇榜上写着有能提供线索者,赏金三百两。于是一咬牙,“我去过这魔女族地。”“啊?真的?”“我给你们带路。”“好,那你拿着这金符,只需把它扔在魔女们住处,我们自能找到地方。若是你骗我们,那就是欺君之罪!”“好。”道士看这书生如此笃定,不由再唠叨一句,“扔下便赶紧脱身,毕竟是灭族之行,被她们抓住,我们也未必能保你。”                                十九书生回过神来,不再想那老道士的嘱咐,赶紧把金符藏在客房床垫下,扭头出了门去。正碰见迎面来的魔女族长,后面还跟着那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不由得心里一虚。“先生可找到了?”“并没有,大抵是我落在路上了吧,真是可惜。那是儿时家父赠予的玉佩呢。”“说不定落在背包行囊里了,先生也不必太过焦急。”那族长一笑,如春风拂面,当真是魔女。“先生急匆匆赶回来,总不好再接着急匆匆的走,吃过午饭再出发吧。”“也好。”书生下意识答道,他正盯着那女童的手。上面缠着白色的纱布。兴许是玩闹的时候划破了。但书生却没由来的想到了道士说的——“以魔女之血和他人骨髓做长生药。”坏了,莫不是要取我骨髓炼药才采了这女娃的血?这午饭吃不得。“诶,不知令女贵姓芳名?”那准备转身的族长一愣,“啊,她非我之女,其父王氏。”说完低头看向这小女孩,“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子薇。”小姑娘声音怯生生的。“可曾识字?”“先生说笑了,这么小的孩子哪能识字。”“哈哈,无妨,不如我来教这姑娘识些字,正好离午饭还有些时日。”“这……好吧,便随先生。小女子先去忙了。”“好好,真是劳烦姑娘了。”                            二十那族长又是春风一笑,转身走了。书生眼珠一滚,趴身问那小女孩,“子薇,你可知道,这马厩在何处?”“知道。”小女孩瞪着大眼,有些怕这书生。不过书生也顾不上这许多了。“快带我去,到了,叔叔请你吃冰糖葫芦。”“好!”一听冰糖葫芦,刚才还怯生生的小女孩一下笑了。转头就开始领路。只是小小身子,哪走的快。书生也是个没耐心的,转头一看周围没人,一把抱起小女孩,“哪个方向,给叔叔指路便可了。”小姑娘还沉浸在冰糖葫芦里,伸手就指了方向。“那是族长的屋子,过了左转直走便是。”奶声奶气的。书生听完快走几步就到了屋子旁,向左一看,真是马厩,里面正有三匹快马无人看管。不过一看身边这房子里好像也没人。心中又是一沉,把小子薇放下,“在这等叔叔,叔叔去给你拿糖葫芦。”“嗯。”那小姑娘也是听话,真站着不动。书生这一转身进了屋子。呵,想拿我炼药,我先看看你这屋子里有没有仙药。进了屋子,桌子橱子全被书生掀了个遍。还真让他找到一个药葫芦。他也不管里面有没有,拿上就走,抱着小姑娘就到了马厩。牵出一匹好马,就准备溜。“叔叔,糖葫芦。”                            二十一正准备上马的书生僵住了。也罢,纵是魔女们作恶,这小孩子又懂什么?留在这里就是枉死。“来,上马坐稳,叔叔带你去吃糖葫芦。”书生抱起小姑娘,放在马鞍上,然后自己又费了半天劲,爬上马背。一甩马鞭,向村子外面跑去。跑出去还没几米,身后便是一条火龙升天,怕是道士们循着金符找到了地方。书生哪见过这场面,吓得又一甩马鞭。马儿狂奔起来,颠的两人七荤八素。怀里的小姑娘实在忍不住了。“我不要糖葫芦了!”“我要回家!”                                二十二“子薇,这是你老家么?”“山清水秀的啊。建筑还是古风的呢。”王冬雪一脸惊讶,心里则暗自叫苦,这一路坑坑洼洼,脚都要硌烂了。魔女没说话,只是一点点的看过这些屋子。这是曾经的那个村子吗?不是被道士们的天火烧的精光么。怎么如今都修缮的如同新建一般。    “这还有马厩啊?!”冬雪惊讶的声音又响起来。魔女眉头一皱,那是当年牵马逃命的地方。旁边应该是族长的屋子。想着就走了进去。族长屋子里像是被人打扫过一般,竟没什么灰尘,书桌上还有一封书信,一应笔墨。魔女走上前,信封上几个大字映入眼帘“子薇亲启”她想拆开看看,冬雪的声音又来了。“子薇,这是你小时候的字帖么。你还抄过诗经啊?”王冬雪蹲在竹质的收纳箱旁,冲魔女挥舞着一本字帖,脸上满是发现秘密的笑容。“你临摹的谁啊,怎么连个注名也没有?”“临摹的朋友的,哪有注名。”“朋友?学书法的?”王冬雪又是一脸惊讶,感觉她今天感到的惊讶比之前一年都多“不是。”“哟?那你还临摹人家字体?这得是什么朋友啊。”“一个很烦人的朋友。”魔女下意识低头看信封上的字。“啧啧啧。”冬雪翻着字帖摇头。“贪得无厌还胆小怕事,最喜欢骗人玩。”魔女把信扔桌子上,抬头往窗外看。“每次要是成功骗了我,就要得意的说个不休,被识破了就硬装。狡辩起来叭叭个没完。”“听着像彭编啊,哈哈哈哈。”“哈哈,是啊。像。”魔女笑了一下,还在看窗外。                            二十三“诗经抄到哪了?”书生坐在门口,津津有味地看着话本,时不时还看一眼书桌前执笔正坐的小姑娘。监督她抄书学字。“不知道!”声音里全是怨气。“你自己在那看话本却要我抄诗经!不公平!”“嘿,怎么不公平?我小时候也抄来着。谁让你没长大啊。”“我娘都没让我抄这些烦人的东西。”书生刚才一腔得意的声音突然失了底气,犹豫起来。“你娘那是太惯你……”“我想娘了。”书生没做声,把话本放下了。“书生,你说。我娘是不是不喜欢我……”“怎么会,你不好好学书,又瞎想什么。”“我学了,这诗经上薇就是草芥,我娘给我起名叫子薇。就是把我当成不值钱的野菜……”小魔女捧着书,声音低了下来,“可我还是想娘。”“你这孩子。文章没读明白几篇,光在心里瞎想。”书生站起来向书桌走去,声音也软了起来。“那你说我娘是什么意思?”小魔女又嚷了起来。不过声高盖不住委屈。“杨柳依依秋不入,雨雪霏霏朝暮停。”“唯薇唯芥,伴吾常青。”“知道作《采薇》的军士为何每次诉苦都是冲着薇菜说吗。”书生走到桌前拿起了小魔女手里的书。“为什么?”“来时的杨柳找不到了,归时的雨雪也要止住了。一路上不变长青的,只有小子薇啊。”“你娘想让你长青不败才给你起的这个名字。”书生放下书又往门外渡去了。“你是不是又骗我,你老骗我。”“没骗你。”书生脚步顿了一下,“这次没骗你。”“你上次说抄完《中庸》就有糖葫芦吃就是骗我。”魔女的声音似乎没那么委屈了。“好好好,今天下午就带你去集市买糖葫芦。”书生的声音也放松了。“这下没骗你了吧。”                            二十四“跑啊!你再跑啊?!”西伯利亚的雪原上,西装革履的崇明鸟踏空而来。“不跑了,跑不掉了。”证人一屁股坐在雪地上,“累死我了。”“就知道你们人类没一个好东西。”崇明鸟落在那证人面前。“今天你要是交不出药来,我就把你练成药。”“让我缓缓。”证人坐着大口喘气。像刚跑了一千米的学生。“哼。”崇明鸟扭头不去看那证人,“法庭上该演的戏我都陪你演了。你今天要是交不出药来,就给我儿子陪葬吧。”证人抬头眯着眼看崇明鸟,“你就那么想要长生不老吗?你们妖族已经寿达几百年了还不知足吗。”“哼。”崇明鸟往下撇了一眼,语气有些哼哼,“长生不老药本就是逆天而行,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有你们人类才会去贪。”说到这语气一转,不再理直气壮。“要不是我儿病重,怎么会去求这种东西。”“你儿子什么病,非要长生药才能治?”“血脉不稳……”“哈哈哈。”证人突然笑了,““你都知道长生药是逆天邪物,难道竟不懂人妖殊途吗?”“你!”崇明鸟瞪那证人一眼,“你不懂!你懂什么?不过是个苟活了千年的人类。”证人低头不说话了,一点点的平复着呼吸。崇明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等了几秒,又撇了那人一眼。“药呢?”“你说,如果我有药的话。”那人已经不喘粗气了。声音也变的冷静下来。“我还会跑吗?”“你!?”一股烈火呼的从崇明鸟脚下窜起。如图两条灵蛇交替盘旋爬上她的肩头。直盯着那证人,仿佛下一秒就要蹿出去把他烧成一堆灰。“别激动,药会有的。”证人仿佛没看到也没觉到那些火。崇明鸟也没说话只盯着他,身上的火苗左右摇摆。“让我再看看这世界,”证人就那么盘腿坐着,抬眼看了一圈。慢悠悠的,仿佛要把这世界印在脑海里。“果然活了一千年也还是活不够啊。”                      二十五“我当年从魔女村跑出来,就带出来那么一颗药。”“当年跑路跑的急,也没找什么丹方。”“所以自那以后这长生药就绝了。”“你不是还带出来一个魔女吗?”崇明鸟忍不住插嘴。“我带子薇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根本不懂什么炼药。”“这是你的临终遗言吗?”崇明鸟刚压下去的怒火又要窜起来。“别急,我不是说我带出来一颗吗。”“那颗你不是吃了么?不然怎么活的上千年?!”“我是吃了,但药还在。”证人抬头去看那崇明鸟。后者一愣,没再说话。“那药能使人长生不老,我一介凡人,吃下去一千年,药力都化不开。”“只要再把我血中的药力聚起来,就还是一颗长生仙药。”“那你不就……”崇明鸟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要跑了。“还是没能逃掉啊。”证人突然冲崇明鸟一笑。然后在后者的目光里,如同一捧被抛进时光长河的沙子,骨肉灵魂转瞬间化作光点随风逝去。唯一留下的是一颗在空中不断转动的暗红丹药,看起来充满魔力,只是小了一号。崇明鸟伸手一把接住。“去救你儿子吧。”                      二十六阿雪翻完字帖不知道又去扒翻什么了,魔女坐在桌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信拆了。子薇: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跑路了。你知道我这人最怕死了,万一你要是告我,那估计就是斩立决了。所以书生我不得不溜啊,毕竟狗命重要。你的东西我都收拾好放在这里了。村子我能修的都修了,你练写过的字,用过的笔,玩过的玩具,读过的书。能找到的,我都放在这个村子里了,你的人生,书生我能还你的就这么多了。你也不用想着来抓我。这么多年来我跑路的本事有多强你清楚的。五胡乱华,清军入关,辛亥革命,抗日战争。哪次带你跑路让人抓到过?对了,以后的日子可能要你一个人过了。凡人终有生死,阿雪也早晚会老去。你要一个人觉得无聊,我这还有最后一招。这屋子的书桌下有一个葫芦,当年里面其实有两颗不死药。你要是无聊,就再找个人陪你吧。最后,杨柳枯了,还有雨雪会来。要记得常青不败啊。                                        小子薇。                                                                                              不见,                                          书生                      二十七            魔女看完书信,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四下扫了几眼,只觉得眼里潮呼呼的。于是决定先找书生说的不老药。正好这时王冬雪又跑过来了,“子薇你在找什么?”“没什么,我问你个问题,阿雪。”魔女拿着葫芦从桌下钻出来。“什么问题?”“你想长生吗?”

文章标题: 婴儿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0526-0.html
文章标签:婴儿

[婴儿]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