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终于找到你了

时间: 2018-03-30 | 作者:admin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456次

旅游团的吧车将我放在街边,车水马龙里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寻了一家宾馆附近的酒吧,于暖昧的气息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幽暗的卡台,明灭不定的烛火,醉眼蒙眬地望着台前那个唱忧伤情歌的女子。她长得小巧却不失修长,一件吊带的白纱裙子,及腰的黑色卷发,风情万种里掩不住的纯真羞涩,咸阳女子是不是都带着这样一种来自远古的媚惑?我自嘲的笑笑,低下头喝净了杯里的酒,红色的液体,有冰块沁入心脾的凉意。再抬头时,台上的女子已经款款走到我的面前,自顾地拉开高脚的长椅坐在我的面前,深漆的双眸里映着我桌上的烛火,好看的单凤眼,眼角斜斜的飞入双鬓,脸色是一种透明的白,象极了梦里的女子。“你,你是谁呀?”我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她问,虽然有些醉意,虽然我明知道这样多少没了礼貌的样子,可是抑制不住慌乱的心跳,不是怕,是莫名。她一手拄在耳后,一只手握住了我伸出的手指,竟然笑得凄然,透过手指传过来的凉意让我瞬间清醒,她说:“宏孺,你真的不识得我了吗?”然后挣开我反握的双手,飘然的出了酒吧的大门。

  咸阳是一个我从未来过的城市,我敢肯定这个女子也是我从未见过的,可是,她却唤我的名字。酒吧的外面已是夜色阑珊,我追出来的时候,那个女子远远地立在街道的中央,她回头看我,竟然轻轻起舞,甩起的纱裙似一朵盛开的百合,带着一种奇异的香味,微卷的长发和她一起舞成翩翩而飞的蝶,我一步步的走近,似曾相识的梦境。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呼啸而来的货车,而她并未听到。我急急的扑了过去,将她瘦小的身子揽在怀里,庞然的货车贴身而过。

  “你不要命了吗?”我愤怒而又担忧的问她。

  在我的怀里,她抬眼望我,竟是迷离的泪光,她轻轻的抚我的脸,她说:“宏孺,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心便怦然而动,这个神秘的女子牵着我的前尘旧梦,冥冥中定有一种力量引着我来到这里,与她相遇,乃至相爱。是的,三十年波澜不起的心,因着她的一个眼神,一个转身都牵得疼痛。

  她说她叫“嫣儿”,她随我回宾馆我的住处,她一直一直粘在我的怀里,她说她是如此贪恋我怀里的温暖,可是如论怎样我都焐不热她冰凉的身子。她的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眉眼,“宏孺,你还是生得那样美丽。”她小而薄的嘴唇,闪亮的湿润,温柔的在我的唇上轻轻摩擦,她纤细的手指插入我的发间,她低低的呢喃,我紧紧的将她拥抱,欲望骤然而至,我吻她,笨拙而热烈,她回应,同样笨拙同样热烈。这个小巧而又精致的女子呀,勾起了我沉寂三十年的男性本能,因爱而欲还是因欲而爱?我想不明白,我只知道,我要她,现在,还有将来,也许还有那无从而知的过去。

  嫣儿在我的身下如次第而开的娇艳玫瑰,妖娆而又脆弱,她并不丰满的身子,她压抑的呻吟,她苍白中透出的些许红晕,她清凉无汗而又奇异的体香……这一切的一切于我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初尝情爱的男女也许都是那样的无度,一次又一次的颠峰谷底,快乐得有如凌空飞翔,当我倦倦睡去的时候,耳边还有嫣儿的娇喘,她说:“宏孺,这一天,我等得太久太久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阳光晴好的照着我的眼睛,在睫毛处停留出温热的重量。伸手,触摸到空掉的床褥,嫣儿不在。但我知道,昨夜,不是梦,鼻息间还存有嫣儿的香味,身上还印有她缱绻的缠绵。她不过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藏了三十年,终于还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静静的起床,梳洗,吃饭,静静的等待。我固执的不去想嫣儿是谁,她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她于我是宿命也好,是玩笑也好,总之她是我的女人,是一个让我见了便爱了的而且让我成为男人的女人。

  我去了昨晚遇见嫣儿的酒吧,昨晚的卡台,昨晚的烛火,一杯加冰的红酒在手里把玩。不断有浓妆的女子来了又走,她们暖昧的挑逗,我只冷冷的摇头,间或有男子响亮的口哨,我亦是不理。这并不是一个我喜欢的世界,纸醉金迷,麻木的心灵只适合暂时的休憩,却不可沉沦其中,我怕万劫不复后的空无。那么,嫣儿于我,可否是躲不开的劫?而我,仍是不敢去想。

  夜深了,嫣儿没有来,我向酒保询问,那个留着齐腰卷发唱情歌的忧伤女子何时能到?酒保奇怪的打量我,“没有,我们这里只有两个女歌手,都是短发。”

  我指了指我坐的卡台,“就那里,昨晚坐在我对面的女子。”

  “我想起来了。”酒保急急的抓住我的手腕,我也欣喜的握住他的手。“就坐在那里的,你昨天喝醉了吧,可逮着你了,你还没给钱就跑出去了。”

  我给了酒保双份的酒钱,“那么和我坐在一起的女人呢,我看见她在你们这里唱歌来着。”

  “哪有什么女人,从昨天到现在始终都是你一个人坐在那里。”酒保扬扬手里的钱,扁扁嘴,“切,又喝醉了吧。”

  我颓然的坐在卡台旁,看着对面空着的座椅。咸阳,嫣儿,我究竟遇到了什么?又喝了两杯红酒,已是很深很深的夜了,该回去了。我起身迈着踉跄的脚步向门口走去,而嫣儿恰恰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她将长发盘起,黑色低胸的礼服,闪亮的钻饰,粉红的胭脂仍然掩不住的苍白,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尊贵气质。她的双眼晶亮晶亮的望着我,清凉的小手缓缓伸过来携着我的,转身出了酒吧。在古老的长安街上我们徒步而行,她说:“宏孺,再不要来这里,你和我都不属于这里,我们要长安街自由的空气,要只属于你我的片片刻刻。”清凉的夜色,嫣儿清凉的吻,她踮起的脚尖,痴缠的双臂,我怎能抗拒,这样真实的无始劫来的爱欲纠缠。一夜又一夜的抵死缠绵,刻进骨髓里她的容颜,她的声音还有她的体香,我还可以想些什么?又能够想些什么?

  除了第一日看了皇陵,我再没有出过远门,白天睡到中午,然后于这个古都长安,看看雕梁画栋,看看民风民俗,总是恍惚间仿佛有一身古衣的我穿梭于古老的街道,城门、石墙、马车、官邸……也许,人真的有着前世的记忆,只是我们因着孟婆汤水的缘故而忘记所有,但它会不经意的在某个相似的瞬间模糊想起。夜晚,是属于嫣儿的,她总是在午夜的时候,敲响我的房门,又在我睡着的时候悄然而去。她的来历行踪,我不问,她亦不说。也许,我是怕,问了,便象一场华丽的梦,不得不醒。
文章标题: 终于找到你了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54-1195-0.html
文章标签:冀千里  终于  找到  旅游团

[终于找到你了]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