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迸发

时间: 2019-02-14 | 作者:夏冰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31次

  生活是如此让人无奈。一潭死水让人憋气,压抑。心里太空,太堵。没来由会胡思乱想。破坏些什么才好,才对。常规算什么东西。有些事会做,比如走大街上,闭着眼睛骑车一瞬间,感受难得的舒畅。永远闭着眼睛走下去才好。再吼一嗓子才更好。但是很显然,不可能。总没条件。闭着眼睛走路,除非盲人能做到。从小听大人说,人有四大没样,椅子上圪蹴枕头上坐,人前头放屁大街上唱。我接受了良好的传统教育,所以自律性很强。心里蠢蠢欲动了,但吼之前,忍不住要东张西望,知道吼出去后路人会把你当作神经病。这就是现实。现实让你绝望到窒息。于是作罢,只能让这个念头翻来覆去在心里倒腾。也有些事情能在无人知晓的状态下做,比如利用一个人独守空间的机会通宵看电影,写小说,骂人。更多的时候是处于身不由己状态,你不是你自己。你不能随心所欲做事情。最烦陈规老套。自小就烦。当然,既定的规则不能没有,没规矩不成方圆。道理明摆着,谁也不傻,谁也清楚。可是,有个度不是。缺乏度的情形让人抓狂。度在哪里?

  一次又一次没头苍蝇一样在街上乱转。东西南北全不管。没什么目的,没什么由头。乱哄哄。除了乱哄哄还是乱哄哄。眼前乱哄哄。大脑里乱哄哄。全是乱哄哄。这个世界怎么啦?晚上不能睡觉。睡下就脑袋里嗡嗡嗡嗡一片响,好像住进去一窝马蜂;或者,是像曾经的生产车间里的机器那样轰鸣。是不是预兆着什么?会发生什么不测?全不知道。每晚做梦,梦境一个比一个诡异。两只胳膊断成四截,瞅着医生手里的片子,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的断胳膊,最后让人接上了假肢,想完了完了,这胳膊是不能用了。蹲在粪坑上面晃悠晃悠的木板上,紧张到小腿肚哆嗦,便意消失得无影无踪,肚子却胀得难受。去世七年的伯父夸张地大笑着走近,念叨着纯粹听不懂的一些话……

  人是需要发泄的,是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的,否则非爆炸不可。泥塑木雕一样坐沙发上,电视里在演一个叫不来名的电影,里面的人呐喊,大哭大笑,相互撕扯,疯狂地跑动……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与我无关。我的心思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我也懒得理睬。心陷入一个沉沉的境地,越坠越茫然。这样的情形司空见惯后,就不再能引发人的注意。麻木不仁成为常态。周遭的人对我熟视无睹;我对周遭的人同样不闻不问。

  这样子显然是不行的。生活太平淡,就需要找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干。

  三十年前,我二十一岁。某一天,伙伴兴冲冲喊我去城西大桥下,说是看枪毙犯人。这件事挺稀罕,就跟着去。一路上人挺多,噼里啪啦都在跑。一个个神色是相当的兴奋。我也是其中一分子,不过当时我浑然不觉。现在我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就看到了曾经那个傻乎乎的自己。我傻乎乎跟着他们一路狂奔,惟恐去得迟了看不到。跑到半路,警车呜呜叫着从后面赶上了我们,人们纷纷给警车让道,然后警车开过去了。警车窗玻璃黑乎乎,什么也看不到。后面几辆大卡车车斗里,全是站着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钢盔压没了眉毛。他们过去后,人们更发狂地奔跑起来。沿路带起一片沙尘。至今想来,那情形颇为壮观。终于到达了大桥,还算赶趟。大桥上已经是人山人海。我们站在大桥上,通过人和人的间隙,向南张望。大桥南侧,是一片开阔地。犯人已经在那里直立着,五花大绑,低垂脑袋。周围武警呈半圆状站成一圈。没多时,有人讲话,有人发令,于是一个戴墨镜口罩手套的法警举枪射击,一枪命中,犯人后脑勺呼地喷出一股东西,向后栽倒,蜷曲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人群一片呼叫,地动山摇。这件事的直接后果,倒也没有影响我吃饭什么,只是导致以后的几天几夜,我脑海里始终晃动着那犯人脑浆喷溅的场面,以及百姓们那山呼海啸的情形。当年我初进县里企业,每天三倒班,今天跟昨天没什么不同,明天跟今天也没什么两样。日子平平常常,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经历的事情也太少,经不住伙伴唆使诱惑,就昏头涨脑跟着去了,不知道后果会怎样。也算是一种激情涌动下的自觉行为吧。事后母亲听说了,很是反对,再三再四劝说,以后可不敢去看了,不好。真的不好么?那为啥那么多人去看?就算是大街上有两只狗打架,也有人围观,何况那是枪毙犯人。正常情况下,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吧。满足了人的好奇心,猎奇心?只贪图凑热闹?给平淡的生活注入一些特别的因素?自己当然不能免俗。只能说,是一种平静生活状态下的爆发行为。偶一为之罢了。

  爆发是多种多样的。路遇不平出语伤人者,公共场合与人发生争执、恶语相向大打出手者,我们应该不陌生。

  我认识一个小子,年纪很小就辍学回家,他成天不是赌博,就是打架。一天喝醉酒和伙伴们闹嚷着要坐公交车,司机拒绝,这小子一下子爆发了,骂骂咧咧的,操起路边的一根木棍就扫向公交车前挡风玻璃,玻璃碎了,他进去了。一年半的禁闭,他出来后更有恃无恐,对自己的父母也是非打即骂,结果其父亲愤恨交加,郁积在胸,六十岁不到就病逝,其母亲不得已随其兄离开家乡维持生计,他自己越发破罐破摔,有今天没明日的,用老百姓的话说,不成个人样了。可见,失去理智的爆发是会害人的,而且害人不浅。当然,他能这样做,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除了自身因素,从小到大,家长学校的管理失当,也是十分重要的原因。

  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呢?理智这东西并不是很方便就能让你利用的。十年前我下岗离家,初到新单位打工,某小我差不多二十岁的同事一再对我施以嘲讽挑逗之能事,我一忍再忍,他依然如故。其时我正端一盆冷水从水房出来,走廊里遇到这家伙嬉皮笑脸挖苦讥讽不止,当时真的是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我顺手把一盆冷水兜头泼向他,浇了他个从头到脚体无完肤,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只剩下湿淋淋站在那儿,尴尬地冲我瞪眼的份。我不理他,返回水房重新接一盆水,只管干自己的事去。现在看来,这么做实在不足取。理智的丧失是要命的。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做完,我并没有得到什么满足。欢喜就更谈不上。根本没有胜利的喜悦感。事实证明,理智缺乏下的爆发往往是缺乏理智的产物,闹不好会导致让人不愿意看到的后果,是一个人不成熟的表现,是不宜提倡的。其实,事到临头,你如果能冷静仔细想一想,就什么也不会发生了。

  不过凡事不能一概而论,某些偶尔的爆发,还是颇有益处的。

  七年前,有熟人鼓动我去某地参加学习,做安利赚钱。先不肯去,后经不住熟人再三再四劝说,不好意思拒绝,就去了。熟人开车,虽然路途比较远,也在随心的说话中不怎么觉得了。到那里,那种坐圆板凳、听几句课就拍手欢呼的样子,心里是排斥的。我不喜欢强加于人,不喜欢故弄玄虚,不喜欢装腔作势。不过其中一位大学教授的养生保健课倒也蛮好,于是静心享受属于自己的东西,其他就不多想了。上午听完课,中午在熟人的引领下与会议领导人一起聚餐,表达了谢意,下午我要求返回,熟人不让走,那领导也竭力邀请参加晚上的联欢。想想是个礼拜天,回去也没什么事,就不再坚持。到晚上的联欢开始后,一个接一个的节目,虽然不是很专业,倒也不失激情。在大家的怂恿下,我大脑里血呼啦啦往上涌,心里头一股劲热扑扑往出跑,于是登台亮相,一展歌喉,尽情演唱了样板戏选段,杨子荣的,李玉和的,几个唱段下来,博得满堂彩。说实话,这些唱段还是自己在八九岁时候,受时代影响学唱的,之后再没唱过。其实自己知道,隔了这么长时间,有些唱词已经不熟,曲子也略有生疏,唱起来不是那么畅达到位了,不过大家很理解,很热情,很支持。我在这种情形下能获得一个释放自己、放飞自己的机会,也算是不可多得。沉默久了,说不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样的激情演唱,也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爆发吧。当然,我只是借助了这个机会,做了一回随心所欲的事情,至于做安利,我压根儿没去想,知道那玩意不是自己能做的。甭管别人赚不赚钱,我还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那熟人电话短信不断,多次要求我做一做试试看,我都婉言谢绝了。不过,同事知道后,很是为我担心,有一个同事连续几天跟我形影不离,我到哪儿他跟哪儿,惟恐我被人骗。想起来也是十分感动。

  拥有正能量的爆发,每每使人心怀善意地感触不已。比如观看歌手们唱歌,唱到投入时,动情处,歌手会顿时爆发,进入高潮,博得掌声一片;自己写作写到关键时,情不自禁处,也会由衷爆发,汪洋恣肆不可抑止,妙语连珠如同排山倒海,过后连自己也觉得不像是自己写的。这样的爆发委实为人生难得的境遇,多多益善吧。

  生活就是这样子的,偶然突破常规,不走老路,也是能收获一些什么的。必要的爆发,自然在情理之中。对,你说得对,把握尺度很关键,我完全赞同。

文章标题: 迸发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28-189578-0.html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