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一个“小八路”的编年史

时间: 2019-01-20 | 作者:江北乔木 | 来源: to彩票注册送59元彩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12次

  我写的这个“小八路”叫乔洪珍,因为参加八路军时,刚满十三岁,所以被人们称为“小八路”。我为什么要为他写编年史?一来,他前些日子托人捎来他的一些材料,大致写了他一生的经历,材料很翔实,能折射出他人生思想的光辉,我便产生了为他写编年史的念头;二来,他是胶东著名抗日英雄乔天华的长子,从小跟着父亲东躲西藏,居无定所,屡遭磨难。刚要好起来,他父亲又被打成右派,他因而受牵连,一生跌宕起伏,屡遭坎坷;三来,他这人是出了名的倔强,只要认准了的事,九牛也拉不回来,因了这种性格,不受命运的摆布,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他屡败屡起,在如此坎坷中成就自己的人生梦想。我与他同乡同祖同宗,按辈分我应叫他大伯。有了这些前提,感情驱使着我便为他写了编年史。

  1943年:参军

  乔洪珍从小就受父亲抗战思想和行动的影响,加之他家屡遭日寇“三光”政策之害之苦,曾被日寇烧了三次房子,他对日寇恨之入骨,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就埋下了红色的种子,立志当兵保家卫国。可当兵得有真本领才行。于是,他就找到了父亲的警卫员乔明志(电视连续剧桥隆飙的原型),缠着跟他练枪法,经过刻苦训练,过去,别人常听到从他家院子里发出“砰、砰……”的枪声,他练得了一手好枪法。1943年,刚刚13岁的乔洪珍,就找到了时任西海军分区司令员陈华堂,要求参加八路军,陈华堂嫌他年龄太小,不愿收他,在一旁的乔明志帮他说着好话,说乔洪珍虽然年龄小,但很会拼刺刀,并佯装着与乔洪珍拼刺刀,结果打了个平手,陈司令一看,当场答应了。从此,乔洪珍就在西海军分区当了兵,成了一名部队里很有名气的“小八路”。

  1944年:参战

  8月23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胶东军区西海军分区向日、伪军展开作战攻势,向盘踞在山东平度大泽山东麓的旧店、大田一带的日伪军重要据点实施突击,乔洪珍参军的第二年就赶上了这次战斗,双方打得很激烈,乔洪珍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惨烈,作为一个小八路,他表现得英勇顽强。在这次激战中,他们全歼日、伪军5个连。接着又连克大泽山区周围的马场、下店、小苗后、驿道等据点,扩大了西海军分区的回旋地区,因乔洪珍是第一次参加作战,所以他感到非常自豪,在他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1945年:养病

  乔洪珍因病住进了西海军分区在大泽山抗日根据地设立的“西海抗战医院”,进驻大泽山麓东、西葛家(今属平度市旧店镇)一带的山村里。乔洪珍住院期间也不闲着,人小腿轻快,经常帮着医护人员打打开水,抹抹桌子、扫扫地……给医护人员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都称赞这个“小八路”真勤快。乔洪珍在医院里住了3个月,就基本痊愈了,这时,乔洪珍严厉的父亲乔天华(时任平北县县长),直接联系到了乔洪珍所在的部队首长,要求乔洪珍归队,乔洪珍离开西海抗战医院时,医护人员都有点恋恋不舍地为他送行。

  1946年:调离

  乔洪珍从西海抗战医院归队后,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西海军分区,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3集团军37师,这支部队是13集团军的灵魂,从1946年1月改称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第10旅,跟随陈赓部队南征北战,被作为陈赓部头等主力旅使用。同年9月24日,第4纵队第10旅在第11旅的配合下,全歼号称“蒋家御林军”“天下第一旅”的国民党精锐部队第一师第一旅,第一旅由此覆亡。从此10旅威名大震,乔洪珍感到自豪的是,他随部队参加了这次战斗,并英勇顽强作战,也感受到这支部队的坚强威力。

  1947年:胜任班长

  这一年,乔洪珍又从第二野战军第13集团军37师调往39师,他被安排在侦察连一排一班,不久就当了班长,这时的乔洪珍只有17岁,他班的兵年龄都比他大,有的还比他大十多岁,有的年龄大的士兵不服气,有点看不起这个“小班长”。起初乔洪珍确实因年龄小,指挥着这些大哥哥们有点放不开手脚,工作显得有点被动。后来,他改变了指挥方法,作战、训练都冲在前面,为全班士兵做出了样子,又个别做好思想工作,使班里的工作有声有色,这些大哥哥们都很佩服这个“小班长”。

  1948年:光荣负伤

  这辈子使乔洪珍最感荣幸的事,是他曾参加了著名的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参加著名的淮海战役前,乔洪珍已提升为侦察连一排副排长,淮海战役结束后,因战绩突出,又提升为一排排长。紧接着,乔洪珍又参加了著名的渡江战役。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的百万雄师在西起江西省的湖口、东至江苏省江阴的千里战线上,分三路发动渡江战役,彻底突破国民党军队的长江防线。乔洪珍也亲身感受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雄伟气势。可在这次渡江战役中,他乘坐的渡船被敌人的炮弹击中,他随沉船落入江中,被救醒来时,已躺在了医院里,双耳失聪,后来经过治疗,才恢复了部分听力,他现在的耳聋就是参加渡江战役时留下的病根。

  1949年:养伤

  全国已大部解放的时候,都沉浸在一片欢呼声中。带着伤病的乔洪珍,被转到了荣校养伤,后转到山东莱阳马连庄东大约五里路的一个村子养伤,在那里住了一年,伤愈后返回部队。

  1950年:复员

  10月,部队精简整编,乔洪珍从部队复员了,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规定,乔洪珍复员后,完全可以随当时在省城的父母在济南安排工作,即使国家没有优抚安置政策,他父亲已担任省农业厅办公室主任,当时给儿子安排个正式工作很简单。

  于是,乔洪珍抱着很大的希望,从部队复员直接就去了济南,期待着他父亲能帮助安排个好工作。令乔洪珍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父亲还保留着战争年代的倔脾气,对他说:“就按我说的,你别在济南工作了,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回老家吧,带领老家的父老乡亲成立集体农庄,尽快使乔家村富起来,让父老乡亲感到你没白在外面当这几年兵。”乔洪珍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心想,哪有这样的父亲?连自己亲生儿子的工作都不考虑,况且国家还出台了安置政策,乔洪珍感到很不服气,执意要在济南工作。

  这时候,他父亲动怒了:“你不要当了几年兵就开始捞资本了,光想享受了,你想想老家跟着我参加抗日和在我动员下参加八路军、解放军的那200多人,光牺牲了的就67人,因为当年我当游击队长,日伪军对我恨之入骨,一心想抓到我,杀了我,多次到咱村扫荡,咱家的房子被烧了三次,乡亲们也跟着受连累,几次被烧毁了房子,至今还是一片破屋狼舍。我对不住父老乡亲啊!我都不敢面对父老乡亲啊,我欠他们的债太多了,我欠下的债不能不还,父债子还,你得帮我还债。”乔洪珍听了父亲一席话,低着头沉默不语,闷闷不乐地从济南回到了老家乔家村,带领群众搞集体农庄。

  1951年:上学

  乔洪珍通过回乡锻炼,感到了自己文化水平太低和各方面知识太欠缺,前些年兵荒马乱,正值上学的年龄而弃学从戎,英勇参战,耽误了学业。全国刚刚解放,百废待兴,都需要有文化、有知识来建设新中国。知识的匮乏使乔洪珍感到力不从心,干什么也不行。于是,这一年乔洪珍下决心接着读书,把因参加抗战、内战耽误的学业夺回来。便向父母请求上学读书,经父母同意后,又通过学校老师的考试测试,把他安排在小学六年级里当插班生,一向表现积极的乔洪珍,不仅当好了插班生,不久还担任了学校团支部书记。

  1952年:升学

  又经过一年来的刻苦学习,乔洪珍凭着自己品学兼优的成绩考入了平度县第一中学,这是当时平度县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中学,也就是革命先驱刘谦初的母校,也是父亲乔天华的母校,这对于乔洪珍更意味着什么?乔洪珍把过去在部队的作风带到了学校,一如既往地积极要求进步,在老师和同学中享有崇高的威信,他当年就在七年级四班担任了团支部书记。

  1953年:回乡

  按乔洪珍向父母要求学习两年的期限到了,在省城任职的父亲,让他马上退学回村成立集体农庄。他遵照父亲旨意,立即从学校回到了家乡,打算成立集体农庄。可因他一直在外当兵、上学,对庄稼地里的活不太了解,带领群众搞集体农庄感到束手无策。于是,他白天跟着祖父学干农活,晚上走村串户了解村里情况,进行沟通交流,讨论成立集体农庄的事。正在他全身心投入搞集体农庄的一天晚上,他串门后往家走,突然听到“砰砰”两枪从他耳边穿过,这是对他组织集体农庄的警告。虽说打的是恐吓枪,但乔洪珍开始有些动摇了。正在这时,尚宝云登门来找乔洪珍,说愿意和他一起成立农庄,乔洪珍这才又鼓起了勇气,集体农庄就这样慢慢成立起来了,当年的庄稼长势很好,集体农庄迎来了“开门红”,乔洪珍也感受到了成功后的喜悦。

  1954年:农业社

  乔洪珍带领群众办起的集体农庄逐步发展壮大,参加集体农庄的群众尝到了甜头,在村子里一宣传,就有了名气,增强了吸引力,调动了旁观群众的积极性,纷纷要求加入集体农庄,这一年,加入集体农庄的越来越多了。正在集体农庄搞得红红火火的时候,上级要求农村成立农业社,这和乔洪珍办起的集体农庄如出一辙。于是,乔洪珍等顺势而为,以参加集体农庄的为基础,再动员吸纳全村的群众,便在周遭率先成立起了农业社,乔洪珍功不可没,他被推荐为村农业社委员,并兼任村团支部书记。

  1955年:升迁

  因乔洪珍在村子里兴办集体农庄、成立农业社出了名,也确实办出了成效,就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他就成了周遭的知名人物。这一年,平度县爆竹区成立,区里缺少团委书记人选,有人就推荐说,乔洪珍就很合适,他有组织能力,从此,乔洪珍就代理爆竹区团委书记。

  1956年:工作队

  乔洪珍又在爆竹区干出名堂来了,赢得了区里领导和群众的信任。不久,区里成立工作队,需要有工作能力和实践经验的人来担任,否则,干不了工作队这样的差使,有人又提到了乔洪珍,把他当作最佳人选,领导赏识的就是他的能力和经验。这样,乔洪珍就被调到工作队里工作了一年,乔洪珍不负众望,干得也是风生水起,让推荐他的领导脸上有光。

  1957年:治山

  乡里成立治山兵团,考虑到乔洪珍老家就是山区,又长得身材魁梧,并有着在村里、区里和工作队工作的经验,有人又把他给推荐上了,乡里就把他从工作队里调了回来,任命他为治山兵团副政委,并兼任治山兵团团委书记。这一下,乔洪珍感到肩上的胆子沉甸甸的,不过,他治山有方,搞好绿化,真个改造成了绿水青山。

  1958年:上大学

  乔洪珍被推荐上大学,上的是社来社去的园艺大学,专门学习农林及园艺知识,回来为家乡服务。他想,林果之乡的人就要懂农林和园艺理论,再融入实践就能使家乡的林果业发展更快。要抓住这次学习农林和园艺理论的大好时机,学成回到家乡发展园艺事业,改变家乡的面貌。在学校里,乔洪珍不光埋头学园艺理论知识,还积极参与学校的社会活动,当年就被学校推荐为团支部书记。有人曾风趣地说:“乔洪珍到哪里都是当官的苗子,到了学校学习又当了团支部书记。”

  1959年:园艺场

  当乔洪珍从园艺大学学成归来之时,家乡正在兴办园艺场,乡里便把他调到了城关园艺场,看重的不仅是他的园艺技术,更是他的组织领导能力,他便有了用武之地,可把所学的园艺知识用到发展园艺事业上,乔洪珍也确实干得有板有眼。这一年,他收获颇丰,担任了城关园艺场场长,兼任着公社团委委员,还担任城北片的团总支书记。

  1960年:校长

  乔洪珍管理的园艺场可谓有板有眼,园艺事业生了根,开了花,结了果,引起了领导和相关部门的重视,并众推他兼任园艺学校校长,这样更能使优势互补,双向发展。这时的乔洪珍已身兼多职,既是园艺场场长,又兼任园艺学校校长,还代理着城关公社团委书记,各项事业多面开花。

  1961年:沉默

  正当乔洪珍想大干一场的时候,现实生活却给了他当头一棒,给了他致命的一击,使他陷入了万般苦闷之中。现实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总是与你想的唱反调。乔洪珍的遭遇正说明了这一点,这一年,因父亲的“右派”风波,使他的事业处处受挫,虽然仍担任着园艺场场长,兼任着园艺学校校长,还代理着城关公社团委书记。其实那不过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已是有其名无其实了,乔洪珍也预感到了自己今后的命运。

  1962年:撤职

  一如乔洪珍预感的那样,因父亲被打成右派,他连遭厄运,园艺场场长、园艺学校校长、公社团委书记职务统统被撤销,一棍子被打死,一下子被打入“地狱”,下放回家当农民,那时被下放回家,都会被认为犯了错误而“下放”回家,常遭别人冷眼,说实话,说是回家当农民,那时连普通农民也不如了,如其说是从头开始,从零开始,倒不如说是从负数开始,从此,乔洪珍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根本变化。

  根据乔洪珍提供的材料,他的编年史只能写到这里。不过,这足以说明他坎坷的人生经历。他从此以后的人生虽说没有从前那么坎坷,但还是浮浮沉沉,好像命运总是捉弄他,与他作对似的。乔洪珍也天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在坎坷的人生中屡败屡起,后来又担任过大队干部,被错打过“现行反革命分子”,在批斗会上常挨批斗,有一次,还被造反派一棍子打倒,昏了过去,幸亏我大舅官先福冒着危险上前制止,救了他。即使遭遇如此艰难、挫折,他也曾没有向命运屈服过,直到今天,这就是坚强的、倔强的乔洪珍,这些都是我写的编年史之后的事,也是刻骨铭心的事,这样的事,虽没写入他的编年史,但他本人已铭记在心里。

文章标题: 一个“小八路”的编年史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28-186085-0.html
Top
博聚网